追蹤
耕研居宗教民俗研究室
關於部落格
專業從事台灣傳統民俗與宗教文化之研究、記錄與圖文、影像專輯編撰等工作。這裡有研究室成員謝宗榮與李秀娥夫婦多年來研究、記錄台灣傳統宗教與民俗文化之成果,以及靜修心得與生活點滴,歡迎參觀!
研究室電話:02-27998371 ,謝宗榮 e-mail:hcj1960@gmail.com。李秀娥 e-mail: flighty62@gmail.com。
  • 47303

    累積人氣

  • 12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4年921大地震紀念日前的夢境

 2014921大地震紀念日前的夢境
 
李秀娥撰文
 
      由於今年外子謝宗榮老師較沒有什麼研究計畫,所以空出許多時間來,他便帶我隨緣多跑一些民俗與宗教的田野。所以自農曆六、七月以來,我們便時常南北奔波,加上還要抽空返回南投老家探望獨居的婆婆,還有去年11月公公過世,今年申報繳納完遺產稅後,還有一些土地繼承、房子過戶變更、祭祀公業公司股份過戶等手續要辦,也感謝小叔宗炯雖然個性不善於人際交際,但卻願意去跑這些繁瑣的行政流程,所以也讓個性大而化之的宗榮,可以不用常為此種事費心或奔走。
      2014915(星期一)是宗榮在輔仁大學進修部宗教系開設「臺灣道教科儀」學門的第一週開學日,他是晚上640分到820分的課。但他下午還與人有約,要外出談一點事情,所以前一晚我們差不多時間就睡了。
      915凌晨我做了一個簡短但很清晰的夢:我夢見公公身著藍色的長袍馬掛,躺在棺木裡,而小叔宗炯獨自一人,扒開一些墳土,面對面地將公公的身體抱著,搬出這個棺木。所以我在夢中見到公公著長袍馬掛的雙手,直挺挺地伸著,讓小叔抱著,小叔並把公公搬到左邊另一處土葬,我也看到小叔在公公身體上覆上一些土。(夢境至此結束)
      起床後,我覺得此夢好特別,我也想著我怎麼會夢見這麼奇怪的夢,這也是公公20131118(陰曆1016日)過世後,我首度夢見他的夢。而公公生前較喜歡傳統的土葬,他認為亡者身體要接觸土氣,才較有靈氣。但是我們知道小小台灣,土地有限,政府這些年來一直在推動火化,樹灑葬等環保葬,所以等公公過世時,我們也只好幫他選擇寶塔的火葬,但是寶塔地點,事先都有在公公的靈前以兩只10元銅板卜筊請示,也經公公聖杯同意的,甚至連婆婆的未來的塔位也一起買下來,就緊鄰著公公的塔位身旁,讓公公婆婆將來還可以一起作伴。一只塔位16萬,在視平線左右的高度,兩兄弟講好,宗榮出資為公公買塔位,小叔出資為婆婆買未來的塔位,小姑婀娜則負擔部份喪葬費的開支,畢竟嫁出去的女兒,不讓她負擔太重。
      所以915的夢境,我本來以為是公公有不滿意火葬的方式,靈魂上還是堅持要土葬,所以讓我做了這個有關公公生前土葬意願的補償性夢境嗎?後來起床後,我跟宗榮講了這個夢,並且我想到可以翻翻農民曆上的「周公解夢」,看有何解釋?結果看到一條可能較相關的:「死人出棺主得財」。喔!原來是好夢兆,所以我就沒有太放在心上了。
      宗榮上回本有回去南投市的台電大樓,同時辦理新家美滿天廈的水費、電費單繳納的過戶更名,要由公公之名轉換成宗榮來繳納,小叔則負責老家的水費、電費之更名與繳納。哪知台電的工作人員因為不熟悉自來水公司的更名填寫程序,導致有些欄位漏填,所以後來南投市的自來水公司承辦小姐又打電話給宗榮,必須補填資料。所以我們只好抽空於917919日間,又回南投一趟,順便再探望婆婆。
      這回的經驗,讓我體會到「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小叔因為沒有仔細看電費單的說明,所以他那回傻傻地分別跑了南投市的自來水公司和台電大樓,我們剛好在台電大樓碰到,本來宗榮還說:「不用這樣跑兩處啊!只要跑比較近的台電大樓一起辦就好了。」結果是小叔成功辦成了,而我們還是得再南下中部一趟。
      而我在即將南下的前一日(916)晨間的睡夢中,又做了一個很特別的夢:我夢見我們夫婦搭著大客運車在已抵達南投的途中,車子忽然行經一處,讓我心裡很驚訝,我在右邊大馬路邊看到一個很大的棚子,棚子下分別躺著兩排,約有2030多具的大體,棚下也有少數幾個人在走動。(夢境至此結束)
      當我醒來後,我心裡覺得很驚訝,這兩天怎麼了?怎麼連續都夢見往生的大體,一位是公公的,其他則是不認識,但很多位陌生人的大體,但知道是位於南投的往生者。這時我突然回想起來了,921大地震的紀念日不是快到了嗎?1999921發生大地震,中部死傷許多人,尤其是南投縣中寮鄉很淒慘。我娘家小阿姨就讀大學的兒子住台中,也是那回不幸的罹難者之一。
      後來,我們在918上午順利地在南投辦完水費單、電費單過戶更名與代繳的申請手續了。宗榮這回返回老家,比較有空閒了,便幫婆婆修理更換廚房通到後院已壞了一陣子的紗門油壓彈簧,因一時買不到鐵圈的彈簧,他改用摩托車的彈性束物帶來取代。而老家客廳的時鐘也壞了,原來是時針鬆脫,一直垂晃不已,大家都誤以為它完蛋了。
      因為宗榮在918日中午前,陸續修理完老家壞了一陣子的兩件東西後,特別是廚房的油壓紗門,我本以為會很複雜,要找專門的師傅來修,結果宗榮動了巧思,花了15元,買了機車用的彈性束物帶就解決了,讓紗門又可以自動關起來了。我想想他實在很厲害,就像以前看西洋影集「馬蓋先」一樣,所以我就戲稱他為「謝馬蓋」或「謝蓋先」。
      宗榮在918下午時,因為任務都完成了,還開玩笑地說:「我們今天就可以回台北了。」我想想:「不是說好這回要待兩晚的,919北上的票也都買好了,沒關係,多陪陪婆婆一下,反正沒事急著回台北。」台北的事雖然也經過一點波折,也剛好都很順利地在我們南下前一晚解決了,那是宗榮要將他在輔大上課的課綱和課程要求上網公告,結果之前宗榮試過學校系統的程序,卻屢試不成,都告訴他前面幾項完成了,最後一項有一個程序未完成。
      我眼看著即將南下的時間越來越逼近,這回再抽不出時間回南投辦理,下回又得多拖好幾個星期了,但是宗榮都已開學了,課綱卻一直卡住無法完成上傳的動作,我心裡不免也為他焦急,所以默默跟天使、精靈、老君、天師、北帝等祈禱過,請暗中庇佑宗榮可以順利上傳課綱。
      我到916傍晚看宗榮又上傳失敗後,便想著不然等晚上我們吃過飯了,他在看電視休息時,我再來幫他試試看,看究竟問題出在哪裡?我當然也祈請上天一起給我提示庇佑與指引,看能不能協助宗榮完成這件事?
      因為我之前有看過他部分的操作過程,所以我就試著幫他先上傳課程大綱的部分,但之後的幾項準則我則不會填寫,所以還是得讓宗榮本人來完成,結果也不知是巧合還是怎麼地?我們兩人先後合作地操作過後,這次竟然幸運地一試就成功了。宗榮本來還有點嫌我太雞婆了,說這是他的課,不是我的課,我竟然比他還焦急。也因為終於完成課綱上傳的動作了,所以我們可以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如期返回南投辦事情。
      我心裡也不免慶幸著,有困難時,跟天使、精靈、上天諸神佛祈禱,真的有應驗耶!果然順地解決了,雖然我的焦急與雞婆,不免會被宗榮唸一下。而這回宗榮返回南投,幫忙老家修理壞了一陣子的東西,我也覺得很順利,之前我們雖然頻繁回去,幾乎每星期或隔不到十天就會回去一趟,但實在抽不出空來。
      而且他說之前天氣很熱,讓他回老家時,很沒有心情修理東西,因為常會忙得汗流浹背的,一天得洗好幾次澡。所以我這回南下前,心裡也有跟天使、精靈們祈禱過,請庇佑宗榮可以順利幫忙修理或解決這些拖延一陣子的問題。這回我也有明顯感覺祈禱過後,好順暢喔!真感恩!
      而宗榮除了很快地幫忙修理完老家壞了的東西後,他還是可以騎車帶我到南投鄉間拍攝中秋節時農田裡安插的土地公拐,這是農民祈請土地公幫忙巡顧田園,庇佑收成之用的。此回是中秋過後十天,我們還幸運地找到一株已發出新芽的可能是蘆竹製的土地公拐,讓我們都覺得很神奇,宗榮返北後還特別上傳照片在facebook上,供大家欣賞。有位學弟張靖委還開玩笑地說:「土地公顯靈,快拿紅布去圍。
      到了919上午我們在新家美滿天廈休息時,因為我想起前一天坐在老家客廳虎邊,沒有那只懸掛的電風扇在吹,真的很熱。前一陣子,啟動開關的棉繩拉繩太老舊了,被宗榮不小心給拉斷了,就此不能吹。919上午我忽然在靈視中見到那只電風扇的影像,特別是底座的部份,我彷彿有在側邊看到一個很明顯的黑黑的螺絲。
      而才想起倘若這電風扇的螺絲是在側邊,而非在底座底下的話,那就不用把整個電風扇取下,因為這樣很麻煩,會卡到裝修的天花板與穿過中間的電線的問題,而可以直接架梯子在上面拆卸外殼,更換斷掉的啟動開關的拉繩了。上回小叔試過想修理,結果太複雜而放棄了。
      那天我跟宗榮提及我剛剛對老家電風扇與修理拉繩可能性的想法,看他當天是否可以抽空爬上去察看一下螺絲的位置?看好不好修?結果中午我們買了慈香自助餐的素食便當返回老家後,宗榮因為還沒餓,就先爬上去檢查電風扇的螺絲位置,幸運地發現果然是在側邊,所以宗榮也順利地修理完第三件故障的電風扇的開關拉繩了。
      我本沒有想的很清楚,現在寫稿至此,我真的很確定是我當天有在靈視中看到電風扇底座側邊,有一顆明顯的黑黑的圓圓的螺絲,才給我靈感的。想想,上天大概無形中又幫忙提示了,所以才讓我有靈感與想法,可以提醒宗榮幫忙解決家裡故障的東西,其實小叔宗炯常回去南投老家陪婆婆,他也常坐在虎邊的客廳椅子上看書,倘若夏天沒有這只電風扇在吹,真的很熱。
      因為老家客廳不大,座位有限,龍邊的椅子大部份是婆婆與宗榮在坐的,正中央的老式大吊扇早已故障,所以只剩下直立式的電風扇在吹著龍邊座位的人,坐在虎邊椅子的人幾乎吹不到電風扇,完全要靠牆上另一只高懸的小電風扇,所以宗榮能夠將這只電風扇修理好,是很重要的,所以更顯得我們這回抽空返回南投老家的必要性了。
      其實,還有另一件事,對我顯得很重要,就是回到我916晨間的那個夢:有關返回南投在馬路旁看到2030具往生者大體的事了。我因為這樣的夢境,才讓我回想起以前在南投老家我常看到原本老家巷弄對面的一位老先生,他常會主動打掃巷弄街道,甚至幫忙打掃到我們老家圍牆外面的街道。後來我聽公公婆婆說:這位熱心的老先生和他妻子都不幸在921大地震時,被他們家震毀的土角厝給壓死了。
      這是我對921大地震的往生者中,唯一有些微認識的一位,至於上述我娘家小阿姨的兒子也被地震壓死了,因為我從未謀面,所以一點概念也沒有。而我只知道這位老先生,剛好是很熱心整理附近環境的善心的老人家,而他的往生方式卻是這麼地不幸。
      等到公公2010年生重病後,我們夫婦頻繁地待在老家與南投署立醫院後,我才比較認識附近的鄰居,有位叫Nobu的太太,常會來找婆婆聊天、關心婆婆和公公的病情。而婆婆也常會拿她種的吃不完的菜,分享給附近的鄰居。而Nobu的小叔也很熱心,因為我們這些孩子都不住在婆婆身邊,我們平日住台北、小叔則在新竹中華大學任教,所以有時候婆婆會找Nobu的小叔幫忙砍我們庭園中的大樹。
      我也是要直到這回916的夢境後,我才突然聯想起以前那位每日善心打掃巷弄的老先生,被921大地震壓死的,是不是Nobu的公公。所以這回我返回南投老家後,便跟婆婆求證一下,結果婆婆很高興地證實了我的聯想。
      我們一般返回南投老家的夜晚,都會陪婆婆看一下閩南語連續劇,但我其實平時不耐看電視,因為眼力不好,兩眼近視視差較大,又有散光,加上上了虛歲54了,已有老花,只要陪宗榮看電視超過1小時,我就會覺得眼睛很疲累了,特別是打鬥的動作片,或是畫面快速移動的影片,我都無法承受。
      更別說恐怖片了,那對我的身心實在負荷太重了,除了我會感受到片中不時出現的負面磁場,而一陣陣的頭暈之外,我從小就很害怕看恐怖片或驚悚片,只要看到那種片子,我那個晚上就不用睡覺了,整夜會在腦海中不斷上演那種恐怖的劇情,把我給嚇個半死。所以倘若宗榮正在看恐怖的驚悚片時,我則會趕緊從電視上移開眼神,而看著宗榮的表情,再決定我要不要繼續看電視。
      所以我平時也無法常看facebook的動態訊息,只要看超過12小時,我的眼睛也是疲累不堪,前一陣子讓我暗自決定要縮短在家時上網的時間。我的眼力無法像宗榮那麼好,可以長時間盯著電腦或電視看,快速變動的畫面對他也沒問題。我則完全不行,甚至會看到昏頭了,加上我是敏感體質,有些網友會在FB上發洩個人情緒,或是憤懣的謾罵、或是充滿負面磁場的抱怨之詞,我在瀏覽時,不管認識不認識的,有時都會感受到一陣陣的頭暈,讓我不舒服,所以我為了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受到別人負面磁場的干擾,我還是選擇少上FB動態瀏覽會比較好,甚至得遠離那些會充滿負面情緒與謾罵的網友。
      至於我寫部落格的文稿時,則還好,因為畫面不會太快變動,邊寫邊想,而且寫的也不是累人的發表論文,而是自己的親身體會與修行心得的分享,總是會很愉快的樂在其中。不用人家催促我,只要上天慈悲賜給我靈感,給我學習的體會時,我就會找時間抽空主動寫下來,所以我發現雖然今年宗榮主動幫我申請了facebook帳號,幫我開了版面,但是我為了保護自己較弱的眼力與敏感體質的磁場,想想只好偶而在FB上分享一點圖文,無法時常上別的網友的版面多加按讚與回應了。
      所以每當返回南投老家,晚上陪婆婆看閩南語的連續劇時,原本都是我很難捱的時刻,那種動不動激烈的聲嘶力吼、你乎我巴掌,我打你耳光的激動劇情,離譜的情節安排等,都讓我難以投入去欣賞。但是我們也仍然從「夜市人生」、「父與子」、「風水世家」、陪到目前的「龍飛鳳舞」。
      以前宗榮知道我沒耐心看閩南語連續劇,還提醒我:「這是回家陪老人家的時間,所以妳無論如何,要忍耐一下。就當作是看『孝親劇』。」因為宗榮知道老人家平時忙完了,就是愛看這種閩南語電視劇來打發時間,即使婆婆也覺得有些劇情越演越誇張,越來越離譜,越演越晚,我也發現現在都會拖到晚上1045分才結束,但是宗榮和婆婆都沒有發現此點,只有我知道,所以婆婆往往只看到930左右就去睡了,婆婆比較愛看的是日本劇~可憐的「阿信」。
      巧合的是,918夜晚我們陪婆婆看電視,當看到約850 PM時,我因為實在看累了,便走出庭院散散步,想讓眼睛休息一下,順便持持咒念念佛。結果我在庭院外牆,看到一位上了年紀的先生,穿著白色汗衫短褲也在散步,我因為沒戴眼鏡,加上只有很微弱的路燈,所以看不清楚是誰?但是不一會兒,那位先生卻主動開口跟我打招呼,我一聽就辨識出來是那位幫忙砍樹的~Nobu的小叔,所以我也趕緊回應他的問候。
      這時,我忽然想起他爸爸就是那位我以前看過,常會打掃巷弄的老人家,便趕緊走上前,隔著庭院及腰圍牆和他聊一聊他的父親。這一聊我才知道原來他的父親以前不只打掃、除草中山街312巷這條巷弄而已,除草都除到附近復興路上的土地公廟慶興宮了。我才更加佩服當年老人家日以繼夜的熱心鄰里間的清潔與衛生的義務服務。
      他們姓蕭,他父親和他(排行老三)以前都在省政府的地政處擔任公務員,Nobu是他的二嫂。921大地震發生時,距離蕭家老父的90歲生日只差10天左右就到了,他們這些子孫原本還打算帶帳篷返回南投蕭家,來歡慶老人家的高壽聚會,徹夜不歸露營賀壽,沒想到卻發生921大地震的不幸災劫,父母雙雙罹難。
      我也告訴他:我會問起此事,就是剛好這回要返回南投前,正好夢見南投的馬路邊有許多往生者大體的夢境。他也告訴我,他父母已往生十多年了,真的是忌日快到了。他們當初因為市公所告訴他們:冰櫃還要等兩天才能送到,剛好有孫子(相對於蕭家老父而言)從事殯葬業,所以他們緊急決定不等南投的冰櫃與集體超薦的儀式了。而是送到台中市孫子那邊的同業幫忙舉行葬禮的,孫子台中的同業也很義氣的幫忙調到兩只冰櫃,而且知道是921的罹難者,喪葬全部免費。
      我也不知為何我會剛好在2014年時值921大地震滿15週年的前5日,夢見相關的夢境,來提醒我需留意南投罹難的往生者,我也是由夢境的提醒,而在最近這一陣子的每日持咒念佛中,都會特別回向給921大地震、88風災、澎湖空難、高雄氣爆等各種天災人禍的死傷者的。
      感恩蕭家老父生前熱心鄰里的環境打掃與清潔,我想沒有壽終正寢死亡的蕭家老父母,確實是有積德的善心人家,而且可以活到高齡幾近90歲,即使選擇離開人世的方式是採取遭逢慘烈的天災地變而往生的,我想諸神佛菩薩在天上也會慈愛地繼續守護著,這樣的善心人士以及他們的陽世子孫們。
      至於我915夢見公公大體被小叔搬出棺木,另外土葬的夢境,獲得「死人出棺主得財」一事的夢兆,也是要直到這幾日才逐漸明朗的。事件是約在我們已返回南投老家的翌日時(918),宗榮忽然接到他北藝大的指導老師林保堯教授來電,跟他提有個空大的殯葬與會場設計的教科書的寫作,缺人寫宗教科儀的部份,負責聯繫的學生助理周英戀,想請問林老師還有誰可以幫忙寫?結果林保堯老師一想就想到找宗榮了。
      宗榮說寫殯葬的儀式部份,他應該還可以幫上忙。後來周英戀就傳一封簡訊給宗榮來說明了,宗榮也聯絡英戀問清楚一點,原來是北藝大學弟林承緯教授擔任空中大學《殯葬會場規劃與設計》這本教科書寫作計畫的召集人,一位原先答應可以寫很多稿子的老師,突然說有關〈殯葬會場與宗教儀式〉的部份不是他的專業所及,而臨時推掉這部份的稿子了,今年年底12月交稿期在即,所以正在緊急找可以擔任救火隊的撰稿老師。
      翌日919承緯老師也打電話給宗榮了,較清楚的談論此案執行面的問題,宗榮也提及空大教材有正式簽約的,臨時補人是否可行之事?因為以前宗榮就吃過悶虧,多年前他曾受一位教授之託,也是臨時找宗榮救火寫某類教科書,但因那位教授沒有及早跟校方負責的承辦教授提及此事,所以沒有尋求正常管道補救,只私下說要聯合掛名,所以直到宗榮依約代教授完成文稿了,才知非簽約名單裡的宗榮無法正式掛名,只能在文末補上由宗榮整理的,所以那回成果完全給了那位教授,連撰稿費都沒有,只有事後拿到兩百多元和一些腳本費。
      有了上回吃悶虧的經驗後,這回再提及擔任空大教材救火隊一事,宗榮便會更加謹慎了,還好承緯老師說他會問清楚此點,幸虧925空大的朱萸老師打電話給宗榮,請他傳畢業證書、講師證、身分證、郵局帳號等資料給朱老師,還有請宗榮填寫申辦空大教師建檔的個人基本資料等手續。她早幾天曾電傳一封給宗榮有關此事所需要的相關資料,但電郵卻不慎寄丟了,所以直到925宗榮才完全確認此事,他也覺得可以如期完成文稿。
      所以我在915有關公公大體被小叔搬出棺木,有「死人出棺主進財」的夢兆,最明顯的進財機會的,就是這件宗榮臨時承接的空大教材寫作案了,而且是夢到的第三日就發生的,簡直太神速了。我們都很意外,以為宗榮上半年出了兩本專書《土城祀義塚‧擺接慶中元:土城大墓公沿革與2012年中元祭典》、《臺灣的道教文化與祭典儀式》後,今年沒案子的說,結果反而是在下半年的9月,臨時接到撰寫空中大學教科書的案子,雖然時間離交稿時間僅剩兩個多月,也希望老君、天師、北帝諸神佛菩薩、天使、精靈們可以暗中幫助與庇佑,讓宗榮和其他撰寫教師,都可以順利稱職地完成教科書的書稿。
      寫至此時,我才忽然聯想起來:「以前不就有聽人家說過:『見棺發財』、『升棺發財』的嗎?『棺』是『官』的同音字,就等於『升官發財』的吉兆,我怎麼給忘記了?」而且我以前去新竹在都城隍廟旁的小販處,看到漢式小棺材的吊飾時,本來還很好奇地想買,我其實不是想發財,而是單純地看到可愛版的小棺材,就覺得有趣,很喜歡而已。但是當時因為宗榮跟我講,那刻的不夠好看,所以勸我不要買,所以我就打消主意了。
      但是,我其實早就擁有一只木刻的漂亮小棺材的印章盒,那是已故雕刻家陳炯輝的作品,他是漢人,卻很喜歡刻一些原住民魯凱族、排灣族的圖案於木件上。所以我在大學時和學姊童元昭,因為尹建中老師承接的大型計畫,而兩人一同前往採訪苗栗苑裡陳炯輝老師的工作室時,當時我被這種可愛的作品給深深吸引,但我大鈔放在旅社裡,沒想到要帶出來,所以先跟學姊借錢。
      我跟陳老師買了一只烏木的小棺木的圓形印章,和一只筆筒(不知何種木料),他說我們是學生,賣我們便宜一點,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大概總共花了1500元吧!筆筒500元,烏木印章是1000元,他說:「在光華市場很多日本人喜歡,日本人流行圓形的印章,所以它裡面也是刻圓形的,在光華市場的話,一件要賣2000元。」
      原本我還不知道我買到的是烏木的棺木印章,而是當我以前將此棺木印章盒,那去給三重的一位刻印師傅幫我刻印時,這位師傅告訴我的。他說:「妳這印章很特別,材料很好,是烏木的,會越摸越烏金,不便宜,要好好保存喔!」我也告訴他我這印章盒怎麼來的,師傅又問我:「妳想刻什麼?」我說我本來想刻名字拿來用啊!不過刻成圓形的名字,比較奇怪一點。師傅卻告訴我:「妳這印章刻這麼特別,刻人名來用,實在太可惜了!應該刻特別一點的比較好。」
      我一聽原來我無意中買到寶物啦!這雕刻著原住民魯凱族或排灣族的狗、兔子、百步蛇、祖先人物的棺木印章,真的這麼特別呢!它也是我最喜歡的印章呢!活看就是一位抱膝的小小人躺在棺木裡,正在思考著什麼人生哲理。所以我當時沈思一下,因為我很喜歡上天賜給我這個生命,讓我來與地球裡的生命結下珍貴的塵緣。所以決定就刻「塵緣」二字,刻印師傅聽我一講後,確認我就是要刻小篆「塵緣」二字時,他也同意了,而真的幫我完成刻章之事。
      讓我從此都可以在自己購買的藏書屬名前面,印上漂亮的紅紅的「塵緣」二字,真的很開心,也很感恩當年那位刻印師傅的善意提醒我,讓我沒有白白糟蹋了寶貴的棺木印章。
      這是我這一陣子經由連續兩日有關往生者大體的夢境,以及夢中的提醒,事後應證的聯想與心得,分享與諸有緣。也願大家都可以平安如意,事事順心!或者像我們一樣,可以夢到「見棺發財」囉!


▲陳炯輝刻魯凱族或排灣族圖案的烏木棺木印章(李秀娥攝)


▲陳炯輝刻的棺木印盒,有魯凱族祖先像、狗、抱膝像屈肢葬的小人物像(李秀娥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