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研居宗教民俗研究室

關於部落格
專業從事台灣傳統民俗與宗教文化之研究、記錄與圖文、影像專輯編撰等工作。這裡有研究室成員謝宗榮與李秀娥夫婦多年來研究、記錄台灣傳統宗教與民俗文化之成果,以及靜修心得與生活點滴,歡迎參觀!
研究室電話:02-27998371 ,謝宗榮 e-mail:hcj1960@gmail.com。李秀娥 e-mail: flighty62@gmail.com。
  • 391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重陽祭祖首度敬獻素食菜飯

 
 重陽祭祖首度敬獻素食菜飯
 
李秀娥撰文
 
      原本我沒注意到重陽節已將至,但在2014930(陰曆97日)晨間睡夢中,我夢見彷彿置身於一山邊庭園,婆婆正在以竹掃帚清掃庭園落葉,而我從左邊一路走過去和婆婆說著話。我說的內容是:「我今年不知為什麼外出時很容易感到沒有電,現在就比較好了。」夢中說至此時,我忽然心裡也正想起:「海濤法師不是說過有在施食的人,會健康長壽、力氣大,我都有在做甘露水米的施食啊!怎麼我今年卻會很容易感到沒有電了?」每當此時,我就時常祈請上天幫我補充天地氣,這樣就會好了。
      婆婆也聽著我的話,而重複地說:「會沒電喔!」這時我已經走到靠近她的右邊庭園了,忽然婆婆好似看到我身後的走道有什麼動靜,示意要我讓路一下。結果我一回頭,見到許多人老老少少陸續經過我身邊,我趕緊也讓開一些道路給他們通過。接著,我看到他們走到婆婆剛打掃過庭園的左邊山坡上,那裡正有著一座大墳,這家族正要合掌敬拜先人祖墳。夢中清楚地知道這是繼清明節掃墓過後的祭拜。
      我忽然想起要拿相機趕快拍照,所以就衝過去左邊房子旁的地上,看到兩只包包,這是宗榮和我的包包,我從我的包包裡拿出數位相機,只來得及搶拍兩張而已,他們就已祭拜完畢正在走動了。只記得夢中我望著這一切時,心中忽然尋思著:「他們怎麼都空手來祭拜,連一點祭品都沒有?」(夢至此結束)
      我醒時依稀記得這個夢,只覺得奇怪啦!我怎麼最近老夢見往生的公公(915夢見)、南投921大地震罹難者(916夢見),第三次則夢見別人祭拜先人祖墳(930夢見)。這是怎麼一回事啊?當我起床後,在廚房一邊忙早餐,一邊想著這夢,也跟宗榮提起這奇怪的夢。
      忽然我想到了,重陽節是不是快到了?趕緊走出廚房,翻了一下行事曆看了陰陽曆的對照,才知當天是國曆930,陰曆則為97,而重陽節則為陰曆99日,過兩天就到了。
      因為宗榮家的祖先牌位都在南投老家供奉,以前多是公公、婆婆在負責祭拜的,直到公公於2010年中秋病倒了,之後長期住呼吸病房,及至20131118病逝。南投老家自從少了祭拜專家公公,在擔任主要祭祀者及幫忙後,婆婆就倍感壓力與忙不過來,因為她向來只管負責煮飯菜、買水果等祭品,至於如何準備金銀紙、祭拜等事,完全由公公負責打理,公公生前也常幫忙南投市謝姓宗祠德馨祠祠堂的祭祀活動,所以自從公公病倒了,她就搞不清楚了。所以常會要求我們這些子媳可以的話,在重要節日的祭拜裡,返回老家幫她的忙。
      其實在前面三年裡,宗榮因為老父嚴重病倒,凡是正月初九天公生、上元天官生、中元地官生及普度、下元水官生、除夕辭祖等,幾乎都會特地回南投老家鄭重祭拜,當然還有以前公公有也擔任南投市謝姓宗祠德馨祠的房代表,我們是屬於第四房的,所以公公願意擔任祠堂重要節日輪值祭祀的責任,記得似乎有上元、清明、中秋、重陽等日子,後裔子孫要有人代表祭拜。我們這一房倒常常輪值到負責祠堂裡上元節天官賜福的祭拜。
      所以宗榮不論在南投老家的祭拜、或是上元時祠堂的房代表祭拜,他都以在基隆廣遠壇‧丹心宗壇道壇所學的道法,戴道冠、著絳衣或道袍,慎重地祭拜一番,也為病父及家人、族親祈禱一番。直到如此行法連續三年,功行滿了,宗榮才說以後可以不用了。婆婆對於宗榮如此盛裝隆重的祭祀方式,也是覺得跟拜的很辛苦,要準備那麼多祭品、還要拜那麼久(一段長達40分,最常兩段合計要拜1小時20分),她覺得老人家腿不好,有坐骨神經痛,左腳會酸麻,所以後來宗榮都只要求她要來代表先上香後就可休息了、或是讀疏文卜杯時再出現就好。
      有時宗榮實在忙於研究案,抽不出身返回南投祭拜時,才會乾脆放給婆婆和小叔去祭拜,婆婆也不太適應宗榮的隆重祭拜方式,只想簡單有拜就好。以前我們也發現,婆婆對祭品的新鮮度不太講究,有一次中元節了,她說家裡有水果可以拜,還從冰箱拿出一顆外表已經過熟,發出許多黑褐班點的鳳梨要給我拿出去拜,我看了嚇了一跳。就連柳丁也時常放到過熟萎縮了,還要拿來拜,她說沒有關係,裡面沒有壞。
      反正她老人家沒牙了,太新鮮的水果,她也啃不動,所以熟透的、快要熟爛的,她反而覺得可以吃。宗榮和我對婆婆這樣敬拜鬼神時的馬虎態度很不以為然,我們也會跟婆婆提醒敬拜鬼神不要這樣馬虎,往往這時宗榮都得另外再出去補買新鮮的果品回來敬拜。有時候,觀察婆婆的這些生活小細節,我不免理解到,難怪婆婆會自認為這一世非常辛勞,卻老被她婆婆嫌,活得很歹命了,不是沒有原因的。其實人會歹命,當事者自己本身也需要檢討反省的。
      婆婆自從公公過世後,竟然說她在拜祖先,都是替我們這些子媳在拜的,應該是我們這些子媳的責任,就跟公公生重病住院時,夜裡在醫院陪睡照顧公公的責任,婆婆也說:「照理這是阿榮、阿炯你們這些作兒子的責任,不應該是我作母親的來陪在醫院睡。」但是婆婆雖然嘴巴這樣說,還是偶爾會去醫院夜裡陪公公睡。有一次,宗榮氣不過,就回婆婆說:「喔!他就不是妳老公,妳都沒有責任。」宗榮有時會氣自己的媽媽,實在太依賴了,習慣推卸責任,還要邀功,說照顧自己老公的責任、祭拜祖先、神明的責任都不是她的責任,都是在替子女、媳婦照顧的、祭拜的,這讓宗榮很聽不下去。
      記得今年年初,有一回婆婆又在正式的跟我們講:她都是在替我們拜祖先的,她一個人實在已經拜到沒有辦法了,只要遇到要拜拜時,你們要回來幫忙拜。我就回說:「我知道,我們有空的話,就回來幫妳拜,不然阿炯在時,你也可以請他幫忙拜。但是我們的工作性質很不一定,所以沒法每次都可以回來幫妳拜。」婆婆也說:「我知道啊!萬一你們都沒空回來的話,那我就一個人較艱苦的拜了。」
      後來有一回,婆婆乾脆就跟我們夫婦說:「去啦!去把公媽都請到你們台北拜啦!我已經拜數十年啦!我一個人已經拜到沒有辦法了,每回拜公媽都拜得有夠累,廚房也要忙、又要把菜端到廳裡,我腳又會麻,實在很難過。」我一聽,想想:「好啊!既然婆婆拜得那麼累,我們年輕一點,身體也較健康,就我們來拜啊!只要公媽願意上台北接受我們夫婦的供奉,不過只是要委屈公媽也跟著我們吃素就是了。」
      小叔早在幾年前離婚,所以剩下他孤家寡人的,加上他也沒有像我們夫婦這樣有較濃的宗教學習與體驗,所以我們也知道將來等老人家拜到體力真的不行了,也是我們夫婦要承擔起家裡神明與祖先祭祀的責任的。
      所以我當下跟宗榮商量了一下,宗榮也同意如此,我就上香跟靖邑堂上謝姓歷代公媽卜筶請示:「是否願意跟我們上台北接受我們的供奉,只是都要吃素喔!」結果是「伏杯」,公媽不同意。所以我跟婆婆說結果後,婆婆很失望地說:「不同意喔!~啊!你們就都吃素,所以他們不想跟。」我笑著跟婆婆說:「妳的責任還沒有了,他們比較喜歡吃妳做的菜啦!」
      直到今年2014930,我做了上述的夢,有大家族在祭拜先人的祖墳時,都沒有攜帶祭品、香,而是空手合掌而拜時,我才感嘆著都沒有祭品喔!這樣祭拜先人好嗎?宗榮原本聽我在講此夢時,就說,拜拜沒有祭品和香,這在講台北行天宮啦!行天宮最近公開宣布要信眾不要再帶供品來拜,也不提供香給信眾拜拜了,只要大家獻上心香、空手合掌敬拜就好。
      我也是得知重陽節將至,又夢見此夢後,我怕婆婆不知會不會忙忘了,要重陽祭祖的,但我們台北還有事,得到104日(陰曆911日)晚上才有辦法回南投。所以在930當天下午100 PM一點時,我就打電話給婆婆了,還好婆婆說她知道重陽快到了。我也告知我們這回無法下去幫忙祭拜,得重陽過後,才會回去。我們105日(星期日)下午130 PM要到台中市城隍廟一趟,他們有辦「夯枷」活動,名為「消災‧禁忌 文創新張力——枷減乘除幸運來」,宗榮應邀擔任現場解說,活動主要是由台中市南區城隍社區發展協會承辦
      婆婆也說小叔宗炯上星期假日有回去南投,我就跟婆婆說:「阿炯還在家時,你就可以提前拜重陽啊?你不用堅持一定要99的正日拜的。」這點我以前就跟她提醒過了,結果,婆婆自己太頑固,不會想,有人手可以幫忙時,不事先拜,結果堅持在星期四的重陽節,只好獨自辛苦地祭拜,拜了又要哇哇叫,說她一個人太辛苦。我後來就可以體會宗榮曾私下說過他媽媽:「喊艱苦,都是自找的。」
      我們夫婦從事宗教民俗的研究工作,有時重要節慶日屆臨時,往往都要在外面奔忙,所以我都會儘量提前一日或數日就先在家中祭拜一番,也不會讓自己忙不過來。加上我們在台北內湖的家,只有一層,空間有限,所以宗榮採購的是紅木的廣式佛桌,不是傳統的案桌與八仙桌。
      廣式佛桌有個隱藏的托板,可以拖出來供奉敬果等祭品,可以較清簡地祭拜,加上諸神佛等都先後給我許多感應的靈視畫面,讓我很感動,他們也會來享用我們敬獻的果品等,所以對於祭拜神佛一事,我是樂在其中的。我知道婆婆沒有從長年的祭拜中,獲得像我一樣的神秘感應與體會,所以才會對於祭拜神明與祖先一事,只當作是沈重的壓力,自她嫁過來以來,就必須做的,所以她會一直抱怨著,而不是像我一樣,願意主動祭拜,可以樂在其中。
      我這些祭拜的行為,都不是別人要求我做的,都是我主動要拜的,以前原本宗榮還說:「妳幹嘛要拜?我們家又沒有神明!」我跟他講,你把開過光的紙糊老君、天師、北帝都請回家來,還安奉在神桌上,那就要拜拜啊!我雖然沒有每日早晚奉香,不過我都會注意神誕日,每逢神誕日屆臨時,只要我們有空,我都會敬備果品、乾貨等來敬拜一番。
      直到2013年的尾牙(陰曆1216日)時,宗榮臨出門開會前也跟我提議說:「啊!妳沒有去買刈包來拜拜啊?妳待會也拿相機去街上轉一轉,看有沒有人在拜尾牙?」我也是當天中午臨時幸運地採買了刈包外皮、酸菜花生粉,而返家製作了素刈包來祭拜土地公等神,首度做尾牙祭拜時,獲得了奇妙的靈視畫面後,我自此才知道也要敬獻熟食給諸神佛菩薩的。
      從此以後,我也會在家中將每日的素食三餐等,先做上供下施,我都會將食物供上神桌,心念想著「要上供下施,『唵阿吽、唵阿吽、唵阿吽』」。意有將有限的食物化為無量無邊的清靜法食,上供諸神佛菩薩、善知識(如海濤法師、大寶法王、虛雲長老、廣欽老和尚……),下施四生六道眾生,包括一切有情無情的眾生、一切魔王部眾、魔女部眾、魔祟部多、狐仙、宗榮和我的冤親債主、每日被宰殺、被吃、被墮胎胎兒、流產胎兒等……,或是加上最近死亡的受苦眾生等)。
      記得在928凌晨200 AM左右,我出去前陽台打算鎖大門,順便把樓梯間的燈熄掉,也把當天供神佛的三杯茶,倒在空的果凍盒裡,拿出去前陽台下施時,忽然聞到一股清麗的花香味。關好燈,我試著察看一下,陽台右邊的盆栽裡,是否有茉莉花開?但我知不太可能,因為之前有一陣子我們連續南下56天,有些植物曬乾了,沒救了,所以茉莉花的枝葉也被宗榮修剪得很短,機會不大。檢查一下,我沒見到有茉莉花的花苞。我也沒有想太多,以為是樓下鄰居家的盆栽開了花。
      到了929夜裡1150 PM時,我想起要關前陽台的大門了,也一起去熄樓梯間的燈,同樣把當天供神佛的茶照樣拿出去下施,放在盆栽旁。結果一走出前陽台,馬上又是一陣美好的花香味,我也聞不出究竟是哪一種花香?跟宗榮講了有濃濃的花香後,我決定走下樓,去鄰居種在門口處的盆栽聞花香了。哪知晃了兩家:一是隔壁樓下羅媽媽家,一是我們樓下的美惠他們家,都沒有聞到明顯的花香、或見到什麼特別的花開,只有羅媽媽家有一株桂花開了34朵小桂花而已,根本還聞不出花香來。
      只有我一走出2樓樓梯間時,聞到一陣濃濃的化妝品的香氣,但是這種人工的香氣,根本與天然的花香不同,所以真的不是人工的花香飄進我們家前陽台的,等到我再度進入前陽台時,那種人工的化妝品香味也跟著飄進我們前陽台了,所以是兩種不同的香氣。宗榮在我之前講了後,他也有走出客廳,也確實聞到不知名的香氣了。
      所以當時我不免有點懷疑,最近我自然地在每日的持咒念佛後面,恢復持誦可以對治身體有異臭、體味的〈四如來佛號〉,有〈良象香光明王如來〉、〈百花芬芳自在王如來〉、〈散無量香如來〉、〈普香如來〉各108遍。之前主要是因為小叔這幾年,異常消瘦,身高約有183公分,但目前體重約60kg,平日胃口不大,看起來就是一副營養不良的病樣,冬天很怕冷,但是也不知究竟病在哪裡?看中醫調理了幾年,也不見改善。
      這幾年小叔有點嗜吃羊肉,以為這樣可以補身子,我本來不知道他這習慣,竟然一星期可以吃羊肉吃到兩到三回,導致身體出現羊臊味的體臭,我也是一直到今年上半年,實在忍不住,好奇地提醒他,吃東西要小心,他身上已有像狐臭味的體臭了時,才知道原來是他嗜吃羊肉。而我之前已經幫他每日持誦〈四如來佛號〉,兩星期後遇到他,我也正式告知他身上有體味,吃東西要小心後,我就此不再從他身上聞到異味了。
      但我仍然持續持誦數月,後來我原本想小叔身上已無異味,可以暫停〈四如來佛號〉了,隨著後來我外出時,還是偶爾會遇到有的人身上有濃濃的體味,所以這一陣子,我又自然地恢復持誦〈四如來佛號〉了,沒想到才恢復持誦10來天,就已在前陽台聞到奇妙的異香了,我不免推想著這是諸佛最近給我的另一項奇妙感應吧!
      再回到我930的夢境後,因為宗榮打算在102日(陰曆99日)的重陽節當天出門,有淡水油車口忠義宮蘇府王爺每年的送王船活動,之前我們已去過有看完整,但可惜廟宇正在整修,今年廟宇已整修完畢,所以宗榮想再去看一次,我則告訴宗榮我打算留在家裡添購家裡的日常用品,以及抽空寫稿,所以就不跟他出門了。
      也因此,重陽節當天我們顯然不適合拜拜祭祖,我跟宗榮講我們提前在101日(陰曆98日先祭祖),我心裡打算煮素食飯菜請祖先吃晚餐,宗榮說要做個臨時謝姓歷代祖先香位,他在930夜裡就以彩色雷色印表機,幫忙印好了「靖邑堂上謝姓歷代祖先香位」,宗榮要我再找厚紙卡以膠帶黏貼住暫時的祖先香位,這樣可以立起來拜。
      到了101日(陰曆的98)我們在中午起床後,我忙完早餐一會兒,宗榮問我:「妳怎麼還沒開始拜?」我說等晚一點再拜,後來他又問了我一次:「妳還沒要拜啊?」我才知道原來他以為我要重陽祭祖,就照以前拜神佛時,備些水果、素食沖泡式隨身包、麵線、餅乾、泡麵等即可。
      我就告訴他:「人家拜祖先不都是要用煮菜的嗎?所以我打算等晚餐前提前煮好素食晚餐,再祭拜一小時左右,之後再微波一下,這樣我們也可以直接吃晚餐了。」所以我們沒有像一般人祭祖時,選在近午前祭拜的時間,我們習慣晚睡晚起,上午祭祖對我們不太合適,我就打算請宗榮家的歷代祖先們吃晚餐。
      而且我在930時當天煮完晚餐時,我心裡就想著重陽快到了,我在上供下施時,應該要特別呼請宗榮和我的兩家祖先同來享用。就在此時,我有感覺到頭有微微的暈一下下,所以我知道才這樣想著、心念呼請著,他們就給我感應到了,所以我知道他們真的也想吃我煮的素菜。
      到了翌日(101日)下午近530 PM時,我們已吃完午餐的水餃、水果後,我想著不要拖太晚,就開始煮要祭祖的素食晚餐了,我準備了一道紅燒青椒素豆輪、一道馬鈴薯咖哩、一道素麻婆豆腐,一道胡瓜素丸湯、一道有什錦珍穀的飯。忙了一小時終於完成了,趕緊端上廣式佛桌,供上一對超渡祖先的橘色酥油燈,宗榮也幫忙在神桌的虎邊擺上歷代祖先香位的立牌,暫設的香爐,三杯清茶、放好環保金紙的大銀和小銀,並把五道素菜飯等推到虎邊靠祖先牌位處。
      等一切準備妥當時,時間來到650 PM,宗榮點上六炷環保線香,我們各持三柱,宗榮說要先到前陽台,當空呼請「靖邑堂上歷代祖先」前來接受我們的祭祖,宗榮是漳州籍的南靖人,他稟明老家的地址呼請祖先,也稟明了台北的地址。等我們當空呼請完祖先後,再回到客廳神桌前,再一同稟請堂上歷代祖先前來接受我們夫婦的誠心奉敬。
      其實,雖然主要的邀請對象是宗榮家的歷代祖先,但是我知道還要觀想式地也呼請我娘家的歷代祖先、百家姓祖先、諸神佛等、冤親債主等、有形無形的眾生等,皆能享用得到的。所以我心裡也依然「唵阿吽、唵阿吽、唵阿吽」,希望以有限的素食菜飯,可以化為無量無邊的清靜法食,同時宴請一切神佛與眾生,這在我在煮晚餐打算祭祖時,都已有想到了。
      但是我還仍會有所疏失,記得當天我們已經上香約十來分,我坐在客廳椅子上想著:「不知還有沒有不足的?或是什麼疏失時?」忽然在靈視中見到,從左邊空中伸出一隻黑索索的長袖的手,來拍了一下我的左臉頰,當我正驚訝時,就有一股聲音說著:「妳怎麼沒有請妳阿媽吃飯?」我正尋思:「是在講哪位阿媽?」時,就隱約浮現我父親的媽媽的臉部了,原來是在講我娘家的內媽,我也趕緊呼請我娘家的內媽、內公,外媽、外公等,一同來享用我煮的素食飯菜。
      娘家的內媽以前長住雲林刺桐埔仔庄,記得我小學二年級時,媽媽與爸爸感情不睦,離家出走,因為我們一家子六個小孩得吃飯,所以爸爸在緊急狀況下,只好先請南部的內媽上台北三重家裡,來幫我們煮飯,照顧生活一陣子,後來才由小學六年級的大姊承擔起負責煮我們一家子的三餐。記得內媽時常一襲黑色的唐衫唐褲,個子很矮小,聽說也是很苦命的人,常被內公打罵,內公則生性好賭,內媽後來成為一貫道的道友,已故多年。記得內媽過世許多年後,我還夢過內媽來帶我去我們搬新家後的後面草埔玩。
      等上香十五分過去後,我就卜筶請示:「請問祖先是否有來享用?」很開心獲得聖杯,我就請祖先們慢慢享用。之後等香繼續燃燒一會兒,我忽然想起農民曆上有著「香譜」可以對照看上香後,線香火苗燃燒點的高低結果,來顯示神佛的指示。所以我試著對照一下,覺得很有趣。
      宗榮那三柱香靠香爐右邊,是自左而右的逐漸上升,此為「功德香」:「功行全備,神靈默佑。」我的那三柱香靠香爐左邊,剛好與宗榮的相反,是左而右逐漸遞減,此為「極樂香」:「修仙自有金丹成,庶人終有喜慶成。」幸虧是吉兆的指示,我覺得很好玩,趕緊拿相機試著拍下來,但是線香太細了,不容易對焦,所以焦點對到後面的祖先香位了,我只能做到這樣。
      到了晚上743 PM我看看香枝已燒的差不多了,所以再度卜筶請示:「請問歷代祖先是否歡喜來鑒納,我是否可以化銀紙了?」結果又獲得聖杯。很開心,我們敬備素食餐宴,邀請歷代祖先同來享用,還好他們有歡喜接受。後來我就去前陽台化財了,正在化大銀時,我心裡也有想著「唵阿吽、唵阿吽、唵阿吽」,希望可以將有限的銀紙化為無限,夠他們享用。
      忽然我的左邊太陽穴有一絲怪怪的,我就想著只將銀紙化給宗榮的祖先,好像不夠博愛,而趕緊勸宗榮家的祖先也大方一點,將銀紙也分享給一切無形的眾生,我也照著道教老師常說的:「一財化無量財」這樣觀想後,我的太陽穴就好了,沒事了。我撤下祖先爐內的香腳,拿去銀紙爐內,並在銀紙爐外酹了一杯茶,將茶以順時鐘方向灑一個圓圈,有圓滿納收之意。
      後來我進入客廳,跟宗榮講剛剛還要「一財化無量財」之事,宗榮就跟我講道教在普度時,道長完整說法是:「一食化無量食,一財化無量財。」啊!以前有聽過,但我忘了前一句啦!只記得後一句。不過這與佛教的「唵阿吽、唵阿吽、唵阿吽」還真有點類似,以身口意之清淨,化為無量無邊的清淨法香、法食、祭品來供養或下施等等。
      這回我們夫婦能夠順利在台北家中完成重陽祭祖的心意,除了要感謝那夢境的提醒外,還得感謝有祖先的存在,我們才有祭拜的對象。再來一點就是要感謝宗榮在930傍晚,將出入前陽台與客廳的那道紗門的輪子更換,並修理好了。在前幾天裡,我們紗門又開始有點卡住了,這是每隔幾年就會上演一次的戲碼,原因是老舊的紗門輪子早就磨損了,但是以前都是宗榮自己拿相機底片盒蓋來替代轉輪,總是暫時度過幾年,之後又會磨損卡住。
      2011年時宗榮找到我以前因為卡陰而有暫時心悸的現象,楊黎明醫師他開給我的心臟藥藥瓶,這藥瓶盒蓋很適合拿來做紗門的輪子,大小剛剛好。後來2013年蘇力颱風來襲時,我們客廳的一大片落地窗被整個吹破,透過娘家媽媽的幫忙,請了玻璃師傅來幫我們修理破掉的落地窗。我那時想著,乾脆一起把紗門的輪子也正式換好,才不會隔一陣子又卡住一次,很難開合。
      我問過附近的鋁門窗師傅,他還說要我們把紗門帶去他店裡,給他檢查,他才知道可不可以修,我們又不開車,怎麼帶大片的落地紗門出門啊?想想此路不可行。我後來好不容易找了別的師傅來看過,他一拉紗門說:「你們的紗門很順啊!不用換啦!」我說:「不行啦!這是暫時的,是我先生用藥盒蓋改裝的,不永久啦!」結果,師傅笑著說:「你先生這麼厲害喔!」後來他說當時要先忙別的案子,有空再找時間來幫我們修,結果就此一去沒消息。大概看我們這個實在是太小的案子,沒賺頭吧!而且我們好像也還度得過去,紗門也很順可以開合。
      宗榮當時就說:「倘若有輪子的零件,我就可以修理了。」我後來在2014年年初時,曾特地去內湖的勝立百貨,找了四個同樣大小的紗門輪子回來,一只50元。結果宗榮一看,上面多了一個ㄇ字形的鐵片護片的轉軸,他想著這樣怎麼能裝,他還得再加工,拆鐵片護片,很麻煩,就又放棄了。
      今年稍早前紗門又有一次卡住了,開合很不順,宗榮修理過後,又暫時度過一陣子,直到9月底這一陣子,紗門又很嚴重的不順了,我在930晚上725 PM要出去倒垃圾時,紗門又卡住了,我提著大廚餘桶,根本走不出去,只好提起紗門用力晃推了,宗榮對我嚷著:「別用暴力!」
      我好不容易走下樓完成廚餘的清理後,我上來便對宗榮說:「不行啦!這紗門你一定要看看能不能修,最近一直會卡住,藥盒蓋應該又磨損了啦!」宗榮聽我這一說,真的很快自電腦桌起身,來檢查究竟是怎麼回事?才發現原來是他上回把藥盒蓋填塞金剛土,填太厚了,乾掉就鼓起來,導致爆出來,所以開紗門時很容易跑出軌道來。他就把它裡面削薄一點,再黏起來。
      我忽然想著以前買的那四只紗門用輪子,不知可不可以用?我很快地找出來拿給宗榮,問他能不能改裝一下?他後來仔細看一下輪子,比一比,發現輪子大小剛剛好。我說:「就是你以前量給我尺寸,我才照此大小特地去勝立百貨買回來的啊!」還好,這回宗榮終於願意試著用這其中兩只紗門的輪子來裝裝看了,他還說是鹿港製的。幸虧,經他巧手處理過後,紗門輪子真的給他換修好了。他開心地說:「妳來開開看,這下很順了,我們又可以撐很多年了。」
      啊!原來早就可以換這種正式的紗門輪子的,卻以為很麻煩。輪子今年年初我早買回來了,卻一直沒派上用場,要直到這回真的卡住很嚴重,宗榮才確定可以更換。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吧!時機沒有成熟時,急也沒用。也要直到930我做了上述的祭拜先人祖墳的夢境,加上當天晚上倒垃圾時,紗門又卡住很嚴重,宗榮也趁此機會仔細檢查而換修好了,所以翌日(101日)我們提前一日重陽祭祖時,可以順利推開紗門到前陽台當空呼請歷代祖先的蒞臨,接受我們夫婦敬獻的素宴款待。
      一切彷彿都由上天悄悄地安排著,時間到了,該給我夢見的就給我夢見,該提醒我的就會讓我逐漸聯想起來,而逐步完成上天的默默教導。而我最近也可以恢復找時間寫部落格文稿了,不像前一陣子和宗榮忙著南北奔波,跑一些民俗或宗教的田野,部落格的寫作有一度只好暫時擱下了。最近宗榮還想跑一些田野,例如重陽節當天有淡水油車口忠義宮蘇府王爺的送王活動,我就跟宗榮說:「明天你可以自己出去嗎?」宗榮回我說:「可以啊!」我繼續跟他說:「那我明天還是不要跟你出去了好了,我看看可以的話,我會先出去大直買20顆素高麗菜包,再去雜貨店買板豆腐回來。」
      我心裡也想著趁宗榮不在家時,我會有較完整的時段來寫部落格的文稿,但我這點沒有說出來。等到102日傍晚700 PM宗榮從淡水回來後,直到深夜了,他才忽然跟我說:「今天至少有五個人跟我問起:『妳為什麼沒有一起來?』」我後來笑著反問他:「那你怎麼回答?」他竟說:「我能怎麼說。」
      後來果然看到網路上的FB有位宗榮北藝大年輕的學弟劉懷仁,看我有在他們合影的照片留言時,說著:「師母,今天有沒有耳朵癢癢~~因為我一直在招喚你,和大學長謝老師問起你怎麼沒來()。」之後,我才想想還是自己回應,說自己兼具家庭主婦的身分,得採買家用品、又文思泉湧想在家寫稿,所以偷懶沒去囉!
      這一陣子宗榮教學和外務也很忙,或是答應幫忙學弟徐逸鴻和學妹蘇聖媛的婚禮擔任婚攝,做完整記錄等,時常要外出工作或做民俗田野,我也真的是趁這段時間待在家裡,比較可以正常的做日常的持咒念佛、念經的功課來回向、以及寫部落格文稿的,所以我跟宗榮說:「我是家庭主婦,還得採買缺的家用品和蔬菜、水果等,所以不能時常都跟你出去,這樣我休息的時間會不夠,該買的家用品沒買,如買素高麗菜包、義美素炒飯,好因應必須很早就出門的日子,這樣也會很有壓力的,所以你要慢慢適應我漸漸地沒有跟你那麼常出去做民俗田野的日子了。
      而且我目前的興趣已不在既往的民俗田野研究上,而是有興趣往修行的體會上走,我寫這些「祈禱感應」或是「靜修小品」單元裡的文章,都是自己這些年來的親身體驗與學習,我可以這樣真的很快樂,也很感恩上天至目前為止,依然給我源源不絕的學習與體驗,也因此我可以繼續在此寫作分享。也願大家都能找到生命中願意甘心奉獻熱忱的方向,也希望大家都能因此無怨無悔,祝福大家。


▲我們台北家首度重陽祭祖的素食菜飯(李秀娥攝)


▲臨時供奉的謝姓歷代祖先香位(謝宗榮攝)

▲香譜指示,左三柱為「極樂香」,右三柱為「功德香」。(李秀娥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