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研居宗教民俗研究室

關於部落格
專業從事台灣傳統民俗與宗教文化之研究、記錄與圖文、影像專輯編撰等工作。這裡有研究室成員謝宗榮與李秀娥夫婦多年來研究、記錄台灣傳統宗教與民俗文化之成果,以及靜修心得與生活點滴,歡迎參觀!
研究室電話:02-27998371 ,謝宗榮 e-mail:hcj1960@gmail.com。李秀娥 e-mail: flighty62@gmail.com。
  • 391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國捐軀的幕後英雄

 
 為國捐軀的幕後英雄
 
李秀娥撰文
 
      2014104是「北台灣媽祖文化節」的舉辦日,由台北市政府民政局主辦,十多年來每年迎接原本是台北府天后宮的埔頭二媽返回台北城,因日治時期廟被拆毀,導致金面媽祖(埔頭二媽)流落在三芝小基隆福成宮安奉,為了彌補這段失落的歷史,故排除萬難將埔頭二媽迎回台北城駐駕,接受各宮廟與信眾的祭拜與瞻仰,駐駕數日後再恭送回駕。
      外子謝宗榮老師於2007年首度應邀參與此項官辦祭典,擔任陣頭遶境時的定點解說,此後,除非感冒咳嗽或有事走不開,幾乎年年參與擔任活動遶境時的定點解說,所以他在2014104(星期六)一大早就出門去北門接駕地點了。由於他103日及104日兩天還接受三立電視台「在臺灣的故事」陳柏安編導的邀請,幫忙錄製「尋訪末代台北城」的部份段落,該段節目是以呂江銘老師為主要的串場人,主持人則為姚淳耀帥哥。104日要等到媽祖駐駕後的犒軍祭拜的訪問錄製,所以宗榮無法提前離開,必須等到犒軍的儀式訪問段落結束才可。
       但是我們當天晚上必須找時間返回南投一趟,因為翌日(105日星期日)下午,宗榮還應台中市南區城隍社區發展協會李炳欣總幹事之邀,需前往台中市城隍廟「消災‧禁忌 文創新張力——枷減乘除幸運來」的夯枷活動,擔任現場夯枷文化的講解。所以宗榮打算提前一晚先返回南投老家,翌日再騎車往返台中與南投一趟,等到台中市城隍廟夯枷活動一結束,我們騎車返回南投後,再當天搭車回台北。
    所以我原本為此有點緊張,因為擔心三立的錄影活動會不會拖太晚,讓我們無法順利搭國光客運車返回南投,由於不確定因素太高,所以我們不敢事先在網路上訂票。宗榮原本要我104日(星期六)當天下午五點前,再自行搭車前往駐駕的地點臺灣省城隍廟與他會合,一起看駐駕後的犒軍活動,差不多時我再先去買車票。
    等到臨200 PM 時,他抽空打電話給我,要我先上網訂910 PM 的國光客運,以及翌日(105日)晚上800 PM830PM的車票返北,他想想要我不用那麼早出門,他推想最晚只會拖到晚上700 PM 結束後他應該可以返回內湖家中,再帶我一同搭晚上910 PM 的客運車返回南投的。
    我想這樣更好,便安心在家裡等他了,但是心中仍有一點忐忑,怕到時候事情沒有那麼順利,萬一遶境活動拖太久,或錄影太晚,他回不來,或是行程很趕,讓他休息不夠,這樣也不好。所以我還是要儘早做準備,以防宗榮最後無法趕回家來,我得自己搭公車趕去國光客運西站B棟與他會合。雖然我在等待期間,數次誠懇地跟家裡的眾神、天使、精靈祈禱著,庇佑讓我們一切順利,宗榮可以不用太累,可以早一點回來,讓我們可以在當天晚上搭車返回南投,宗榮也想可以順道回去探望婆婆一下。
    記得530 PM時,我有想到宗榮在外面的情形時,不知媽祖駐駕了沒,預定時間500600 PM是犒軍及結束的時間。但是我當時隱約感覺到眉頭微微的不舒服,有負面磁場。到了620 PM時,我又感覺到一次有負面磁場的微微不舒服,我當下沒有想太多,因為不願往不好的方向去想,結果635 PM 時,宗榮來電了,問我:「妳在煮飯了沒?」我告訴他,「炒飯早已經炒好了,但我知道不用那麼早出門後,已經先冰在冰箱了。」宗榮告訴我:「那好,我回不去了,媽祖直到現在才駐駕,妳得自己搭公車出來了,800 PM再出門就可以了,妳到國光號客運站等我好了。」
    我一聽,心裡定一下,想著「竟然真得自己搭車了」並說:「好,那我先把素炒飯熱一下,準備一下,我會早一點出門,我們在國光號見。」所以我當下趕緊關了電腦,把冰箱的義美素炒飯拿出來加熱一下,把早已泡好的茶裝進水瓶裡,打算帶出門,而我的長髮早已編好辮子,所以我在700 PM就出門搭車去了。還好745 PM已抵達國光客運取好票,我再打電話給宗榮,他要我去臺灣省城隍廟與他會合。後來宗榮要我去參拜一下金面媽祖,我一看到金面媽祖,竟然有種很感動的感覺,宗榮也要我代表寫了一張「媽祖祈福卡」懸掛在樹上,我想了一下,便寫下「媽祖娘娘:請庇佑闔家平安、事事如意康泰,眾生也平安! 謝宗榮、李秀娥」。我們又在臺灣省城隍廟待了一陣子後,約在830 PM告辭,而去國光號客運準備搭車南下。
    我們終於在深夜1215 AM順利返回南投美滿天廈的新家了,深睡了一夜,結果我在105日(星期日)的凌晨做了一個很特別的夢。我夢見我與幾位男男女女快樂地行走在一棟高聳的大建築物的大門口樓梯階梯上,其中一位女性,好似是一位英文翻譯者。大家還有拍照等,等到走入這棟建築物內,我變成獨自一人走入裡面的通道,我看著再往前走的話,推開門就會到達彷如國會山莊般階梯式的會議廳內,有許多人已坐在裡面,我不想讓他們看到我,所以我選擇往另一旁的一條黝暗通道走去,而發現原來這是一條元首在走的秘密通道。
    這時也有人自此走出來,我與此人錯身,沒有相互打招呼,我轉身退回來,忽然見到旁邊有著像薄薄的蚊帳懸掛的薄幕,我好奇地掀開這薄幕的一角,忽然見到三具黑黝黝的大體,兩具連放在一起,另一具再隔開一點。我感覺到安置他們的人都很尊敬這些往生者,所以他們被安置在這裡,期間彷彿在夢中右邊的空中出現「東山」二字。我理解到此點後,想著不要打擾他們了,趕緊放下這薄幕再把它們放好。(夢至此結束)
    早上醒來後,我本忘記此夢了,而是在刷牙時,忽然才回想起此夢的,在等待宗榮將昨夜沒吃完的素炒飯加熱,好當我們的早餐時,我才跟宗榮簡單地講了:「真是奇怪了,我今天又夢見幾位往生者了。」由於我當下還不太清楚我夢境的意義與提示,所以我無法將這些畫面與線索串起來,所以我只很簡短地宗榮提一下下,沒有詳述。宗榮只是說著:「妳又夢見死人啦!」
      第一次是915夢見往生的公公大體,被小叔移出棺木另外土葬;第二次是916夢見南投921大地震20-30具的罹難者;第三次930則夢見別人空手祭拜先人祖墳;第四次則是105日夢見在國家元首密通道旁的三具倍受尊敬的大體。
      我原本不能理解105日的夢究竟是在說什麼?直到當天我們已結束台中市城隍廟夯枷的活動後,傍晚610 PM,宗榮騎車帶我剛返回已趨近南投老家的巷弄時,我猛然想到夢中有的「東山」二字,我心想,應該不是「東山」,可能是「東沙」吧!便問宗榮:「以前有沒有發生過東沙戰役?」宗榮馬上回我說:「什麼東沙?是東山島。」我才更驚訝了,說:「真的有東山啊!我還想不是,不敢講呢?所以講成東沙群島的東沙。」宗榮又說啦!「不是東山,是東山島,有東山島戰役,還有一江山戰役」
      至此,我就完全明白了,為何我會在105日夢見此夢了,因為1010的國慶日將至,那些為國犧牲的幕後英雄(薄幕後受人尊敬的大體)、英勇戰士、三軍將士都是保家衛國的大功臣,我也需要特別回向給他們的,所以給我夢見了。
    等到105日當天深夜,我們搭車返回台北內湖家中後,宗榮在上網時,我才忽然想到而說:「等明天我再google查一查『東山島戰役』吧!」宗榮一聽就馬上幫我查了,結果一看,才知是韓戰協議簽訂前,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動台灣的國軍對中國大陸福建的東山島,發動突擊的一場失敗戰役,犧牲了不少國軍。
    時隔六十年後,資深軍事記者高智陽在「旺e報」重新回顧此段不太光榮的戰役,此見《兩岸史話》塵封的東山島戰役真相  戳破反攻大陸的幻想(之一)。茲引述其中部份段落:


   「東山島是福建省第二大島,位於福建省南端,在金門以南,直線距離約120公里,東臨台灣海峽與台灣相望,西邊則是詔安灣,西北方以八尺門海堤與雲霄縣相接。
      東山島突擊作戰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台化身──西方公司成員漢彌頓中校所計畫的,戰役期間為195371617天。
      當時東山島共軍守軍兵力為802營(公安部隊)和水兵85師一部(約2個連)及縣自衛大隊,兵力總數約1200人。我方則動用駐紮金門的陸軍1945師的134團和135團、第1853團、突擊42支隊(游擊部隊)、海軍陸戰隊、傘兵約1萬多人進行登陸突擊作戰,兵力具有壓倒性優勢。
      由於國軍共動員陸海空軍、傘兵、海軍陸戰隊等多種兵種部隊,向東山島進行兩棲登陸和空降,為國軍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陸海空三軍聯合作戰。甚至還有人將其比喻為,國軍史上一次迷你型諾曼地登陸戰。
       74國防部下達「粉碎計畫」實施命令後,5日至7日聯合任務指揮部對「粉碎計畫」進行研究。8日作戰指揮官金防部司令胡璉分別召集各參戰單位徵詢意見。9日至11日為各參戰單位計畫與準備時期。……
東山島戰役中,陸軍部隊未能突破共軍工事,與傘兵會師固守八尺門渡口,遲滯共軍援軍,以致戰局直轉而下,倉促撤退,草草收場。參戰的陸軍部隊共96百多人,光2天戰鬥就死傷和失蹤高達17百多人,將近2成。
      面對這種不堪的戰果,蔣介石震怒立即於24日指示,東山島戰役的經過及得失,應定期召集檢討會議。由於傘兵是接受美援的精銳部隊,東山島戰役是國軍第一次大規模使用傘兵作戰,蔣介石對傘兵寄望很高,但傘兵表現令人失望,因此他還特別要求,對於傘兵的成敗與紀律更應追究,並須速處理為要。」
 
      由於我是女生,從未服過兵役,所以對於一些戰役不太明瞭,比較知道的是有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等,知道的不多,更遑論宗榮提的什麼「東山島戰役」、「一江山戰役」了,聽都沒聽過。所以我那天在問宗榮時,就猜想著把夢中獲知的「東山」二字,修改成「東沙」戰役,才被宗榮慎重更正,不是「東沙」,也不是「東山」,是「東山島」,有「島」字才對。後來我才回想到台南縣有個東山的地名,盛產龍眼,有位學妹羅涼萍是那裡的人,我們還去她家吃過她的喜酒,只是我一時也給忘了。
      而宗榮以前是念政戰藝術系的職業軍人,所以就學期間自然地會知道曾發生過「東山島戰役」、「一江山戰役」了。由於東山島戰役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動國軍,對共軍所發動的一場突擊行動,最後卻以失敗收場,名為「粉碎計畫」。結果卻反而徹底粉碎了老蔣總統要反攻大陸的夢想,所以這場不名譽的戰役,也較少宣傳,故少為人知,所以我對此戰役沒有任何概念也很正常了。
      只是1964年「東山島戰役」發生後,整整歷經六十年了,在屆臨國慶日前五日給我夢見,由於還涉及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策動,這下我也明白了,為何我夢裡的前面會有歡樂的男女,為何又有在拍照的,其中又有一位英文翻譯女子的部份了,又有所謂國會山莊、會議廳、元首密道、及至密道旁為國犧牲的三具受人尊敬的大體了。他們皆被安奉在薄幕之後,所以讓我聯想到「幕後英雄」,夢中畫面右邊又有浮現「東山」二字。這些夢裡的諸多畫面的線索,配合著理解網路上的新聞報導,我就可以逐漸串連起來了,我也比較可以清楚地回顧我的夢境了。
      有時想想真玄,我其實在生活裡,隨緣配合外子宗榮忙著一些事,對於國慶日其實是沒有太大的留意的,只是儘量保持每日的持咒念佛、念《心經》的修持回向功課而已。結果夢見「東山島戰役」的幕後英雄的夢境,也讓我開始在每日的持咒念佛、念《心經》的修持回向時,特別會回向給「東山島戰役」的幕後英雄、英勇的三軍戰士、歷代征戰死難的兵勇將士、開國先烈等,而在每日三餐的上供下施時、甘露水米的施食時,也會特地呼請他們前來享用。我也因此連續點了四天的艾草煙供,祈請諸神菩薩為他們這些征戰死傷的兵勇將士療癒靈體。
      記得在我夢見有人空手祭拜先人祖墳後,我們夫婦特地在重陽節前夕,提前一日以素食菜飯首度祭祖時,我才明確地知道道教道長在普度時,所說的「一食化無量食、一財化無量財」是很重要的觀想,對接受普度的眾多孤魂、百家姓九玄七祖歷代祖先等對象也很有幫助。
      而今夢見「東山島戰役」的幕後英雄們,也讓我更加體會到難怪有些廟宇的普度法會時,超薦牌位還會特地加設「為國捐軀英勇犧牲陸海空三軍戰士」、或「本處界有功報國名賢文武官員英雄義士靈魂香座」等,實在是很有必要啊!
      107深夜,我忽然想起北部正一道派的普度,好像有個〈化衣咒〉的?我便問著宗榮,宗榮說沒有啊!我再問:「不是有要先焚化經衣(更衣)給好兄弟穿時,要念的啊?」宗榮便將《靈寶正壹蒙山玄科》拿出來翻給我看,他說:「沒有〈化衣咒〉,而是唱誦著:『太上垂慈濟,憫念在寒庭;惟願陽間度,功德及幽冥。幽魂無極苦,缺衣多裸形;一衣化無量,一服表千箱。從今盡冠戴,端正悉光明,我今拔度爾,萬劫離寒庭。』」
      喔!原來不是咒語,我以前只是聽著,很少翻閱普度的經書,所以搞不清楚,只知有與「化衣」的部份有關。所以我後來也知道了,反正就觀想著:「一衣化無量衣就對了!」因為當天白晝裡我抽空洗衣服時,隱約在後陽台感覺到頭微微的怪怪的,所以當下就觀想著將宗榮和我的衣服,也分送這些東山島戰役犧牲的三軍將士們了,只是當時我只會用佛教的「唵阿吽」,祈請仰仗佛力以身口意的清淨,化為無量清淨法衣供給他們享用。後來我就知道了,可再加以默想道教的「一衣化無量衣」了。
      108日我從頭到尾較仔細的翻閱《靈寶正壹蒙山玄科》時,也看到一段令我很感動的經文:「稽首皈依無上道,大羅三境混元天。稽首皈依太上經,太力威光破幽暗。稽首皈依玄上師,普願九幽超度界。死魂受度朱陵府,伏請天仙同証蒙。我今拔度眾孤魂,有壹含生未成道,終不自取飛行仙。」此種願力亦與佛教的地藏王菩薩所發之願:「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慈悲心境相似,真真令人佩服。
      這段期間裡也發生另一件事,那就是我們台大人類學系的陳奇錄老師,已於2014106下午三點多時,多重器官衰竭而逝世了。我們夫婦是107日於FB的網路獲知的,我當時也沒想太多,只問宗榮陳老師享年幾歲,他說92歲。我驚訝地說:「哇!這麼高壽喔!」由於我從來沒有給陳奇錄老師教過,所以沒有什麼太深的情感與接觸,就淡然地接受了這訊息。
      沒想到108日(星期三)下午兩點多,我在依續持完7遍《心經》和當天的各項持咒念佛的功課裡,卻忽然感覺到左肩連到肩胛骨處,有種濃濃的酸痛感,而陳奇錄老師的臉也浮上我的靈視裡,而且一再出現,我雖然有點驚訝,也不敢多想,趕緊將所持的《心經》、各項持咒念佛的功德也回向給他。
      但是酸痛感仍持續到最後,我在最後做回向時,也特別觀想著回向給陳奇錄老師,祝福他在天上逍遙自在,也祝福他的子孫闔家平安,子孫繁衍、事業如意、報效國家、對社會文化作有貢獻的人。當我心裡這麼默默祝福後,我剛好也想上廁所了,等到上完廁所後出來,我發現左肩及肩胛處的酸痛感完全消失了。
      我對此也很驚訝,因為我真的跟陳奇錄老師沒有什麼私下接觸的,只記得有一次在學校的公開場合,聽過陳老師親口說著:「有一回我到美國印地安的部落,當天夜裡和印地安部落的長老與族人合坐在一起,因為天氣很冷,所以身上披了件毛毯。沒想到後來竟然有一位印地安人,衝著我講印地安的土著話。讓我很驚訝,原來我披著毛毯,竟被誤認為印地安人了。」
      這段有趣的往事,也是我在持咒中,隨著陳老師的浮現,而讓我一邊持咒念佛一邊回憶起來的。我只知陳老師逝世後,其靈體也來提醒我,要我為他持《心經》、持咒念佛的功德回向與祝福他的家屬的。
      陳奇錄老師的卓著《台灣排灣群諸族木雕標本圖錄》(唐美君攝影)(1996,南天出版),是他對台灣排灣族與魯凱族的木雕藝術研究的重要貢獻。圖錄內的線描圖也是陳老師親手繪的;而陳老師的書法也是一絕,許多人找他題字好保留他的墨寶,他也是首任的文建會主委,對台灣的傳統文化與工藝藝術的保存與推廣,貢獻良多。
      另一件有趣的巧合是,我原本有一陣子因為隨著宗榮的工作太忙碌了,所以已經好一陣子沒有收看海濤法師的電視弘法了。直到108日晚上800 PM我看當天比較清閒了,所以就收看當天海濤法師的弘法節目「生命的方向」,巧的是看到弘法的地點竟是:「大陸深圳東山寺」,又是另一個以「東山」為名的古佛寺,自105日至108日這幾日裡,又見「東山」二字,實在也未免太巧合了。後來我在當下便勸請這些為國捐軀的英勇戰士,趕快皈依海濤法師、皈依大寶法王等善知識,勸請他們三皈依,或是願意的話都跟著到深圳東山寺去修行吧!那裡有法清法師在主持佛寺。
      記得我在108日當天抽取朵琳芙秋&查爾斯芙秋母子合著的《靛藍天使指引卡》(2014,生命潛能出版社,王培欣譯)時,我剛好抽到一張「夢境」的指引卡,書中說明:
 
    「這張卡片指引你留意你的夢境,包括睡著或醒著的時候所做的夢。它們是你與你真實、無懼的靛藍靈魂,以及與你的最高潛能之間的聯繫。
    牌卡的訊息是,要你毫無畏懼地去夢想,即使夢境的內容對你理性的頭腦來說可能不太真實。天使請你強化這個與你高我之間的連結,如此一來,你便能一直將渴望的奇蹟帶入生活中。」(頁39
 
      對啊!最近一陣子我一直夢見較奇特的夢,而且都會預先提醒我一些即將來臨的重要節日,或是見棺發財之事,或是921大地震紀念日來臨前夢見南投的罹難者大體,或是重陽祭祖日前二日夢見別人家的空手祭拜祖墳事,再來是國慶日前五日夢見為國捐軀的「東山島戰役」受難英雄大體等。我知道無論如何,這些都是上天所賜予的特殊夢境,而且讓我心有所感,而可以寫下這些夢境的過程與聯想心得等,我很開心上天願意繼續引導我,在我夢中給予一些提示,讓我有所感受,得以為文與大家分享。我不知日後上天還會給我些什麼賜予和學習的功課,無論如何,我仍抱著衷心感恩的心情,期待著生命的奇蹟降臨!
 
註:「旺e報」:《兩岸史話》塵封的東山島戰役真相  戳破反攻大陸的幻想(之一)。Read more: 
http://www.want-daily.com/portal.php?mod=view&aid=89415#ixzz3FWPOztBP


▲宮廟超薦無主孤魂、歷代祖先、文武百官等牌位(謝宗榮攝)

▲《靛藍天使指引卡》中的「夢境」牌卡(掃描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