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研居宗教民俗研究室
關於部落格
專業從事台灣傳統民俗與宗教文化之研究、記錄與圖文、影像專輯編撰等工作。這裡有研究室成員謝宗榮與李秀娥夫婦多年來研究、記錄台灣傳統宗教與民俗文化之成果,以及靜修心得與生活點滴,歡迎參觀!
研究室電話:02-27998371 ,謝宗榮 e-mail:hcj1960@gmail.com。李秀娥 e-mail: flighty62@gmail.com。
  • 46701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經咒〉的重要功德

 〈心經咒〉的重要功德
 
李秀娥撰文
 
      原本我沒留意到《心經》在修行上的重要性,由於小時候爸爸從外面買了一尊白磁坐姿的觀音回家,後來就被大姊給供在她的床頭,記得有時候大姊會給觀音菩薩插上一柱香,大姊以前會跟菩薩求什麼,我並不清楚。我只記得這尊菩薩長得很清秀,高三時,小妹因為與母親言語不合,母親認為無法管教她了,便要求讓小妹交給離婚後的父親來管教,所以我們姊妹倆就聯袂一起回到爸爸的身邊住了。
      當時我們倆姊妹就睡在上舖,大姊睡下舖,所以我們時常可以看著大姊床頭的觀音菩薩,記得小時候我也會身上從頭到尾披著大被單,模仿觀音菩薩的雪白長外袍和頭蓋,還玩得很開心。因為那時電視劇也有演觀音菩薩的故事,所以我似乎深受影響,而在家中也玩起扮觀音的遊戲了。
      高三時回到爸爸三重的家,小神桌上並沒有供觀音菩薩,而是依然供著「法師公」,據我大姊日後告訴我,這是小學時爸爸媽媽感情不睦,媽媽只帶走小妹,而我留在爸爸身邊,爸爸請了一位廟宇在泰山的師父,前來家中察看後,發現我們三重家裡面有好多"壞東西",所以強調要安神位,請「法師公」坐鎮守護而來,記得以前我小學時,時常坐在神桌旁的書桌寫功課,逢年過節我們都要拜拜,爸爸日常會在神桌上供上一小杯白飯,有時候,我看那白飯都長綠霉了,爸爸還沒發現,我都會跟爸爸提醒,白飯該換了。
      以前我從來不知「法師公」祂究竟是什麼神?後來婚後我向爸爸問起,才聽爸爸說「法師公」就是王禪老祖。最近宗榮也告訴我王禪老祖就是鬼谷子,也是孫臏、龐涓兩人的師父。原來如此啊!我小時候竟然時常拜的神就是鬼谷子仙師呢!
      爸爸在我小學時,也時常帶我到泰山的師父廟裡去玩,爸爸因為母親離家而去,心情紛亂,師父勸他要常靜坐,所以他都會去廟裡地下室靜坐,而讓我獨自在廟埕裡的庭園玩耍。記得小時候泰山的師父和師娘也常逗弄我,說要我留在廟裡,給他們當女兒,不要回家了,好不好?我都搖頭說:「不可以!」但是我真的常在泰山的廟裡玩得很開心。原來我是「法師公」守護長大的呢!這真是奇妙的因緣。
      而我長大後,心裡卻自然傾向信奉觀世音菩薩,皮包內常放著一張《心經》的佛卡。研究所畢業及婚後,有一度在中研院民族所擔任研究助理的工作,因為協助的助理研究員想要研究某佛教道場的修行體驗,他是男性,不方便瞭解女性修行的體驗,所以希望我也可以前往接受參與靜坐前的課程訓練,等到我上個一、兩個月的課程後,教導我們課程的吳學長,希望我們自己心中呼請我們的守護本尊,來守護我們未來的靜坐,我當時祈請阿彌陀佛來當我的守護本尊,而且我們被交代上山參與靜坐前,要先背下《心經》。所以我也是在那段時間裡,練習將《心經》背起來的。即使這樣,我依然不甚明瞭《心經》在修行生活上的重要性。
      只記得當我在1997那年大年初二首度參與禪七的安心法會時,竟然在短短前四天裡的打坐經歷中,卻不慎走火入魔了,但也因此產生了前世記憶,在那段初期的意識嚴重混亂期間,我被留置在禪寺照顧,希望可以仰借佛力加持,讓我早點穩定下來,可以平安返家,否則禪寺裡的師父們,也很緊張,對我的家人無法交代。
      記得那期間,我有一回在禪寺的迴廊裡散步時,卻忽然陷入幻覺,我感覺到身邊陰風慘慘,在我的左手邊彷彿形成一隻有一人高的超大黑手,而它們就變成一股陰冷冷的陰風,一直搧動著我的左肩,要我當下就要背誦《心經》來回向給它們。
      但我因為畢生頭一次遇到這種事,內心非常緊張,所以背誦的斷斷續續的,甚至會字句前後顛倒、或是落字,這樣一來我心裡又更加緊張了,加上我實在被那股無形的大黑手,緊急催促的很緊張。我忽然想到了,便要求在一旁守護我的護七師姊,陪著我一起唸《心經》,還好那師姊比我更早步入修行的路,《心經》背得滾瓜爛熟,所以我當時是在那位好心的師姊陪同下,才一字一句地重新把《心經》背誦出來,而回向給那股陰風慘慘的無形力量的,當我們一背誦完,那股陰風也馬上消失無蹤了,我才暫時度過那場被無形的力量催促的內心危機。
      但是此項陷入幻境的經歷,對我的生命卻印象深刻,從此我不敢輕忽《心經》的功德力,但是個性疏懶的我,並沒有因此很認真修持《心經》,只是偶爾想到時,才會將《心經》拿出來唸一番,或是心情紊亂時,想幫助自己平靜時,也會找臥房的僻靜處,唸一下《心經》
      剛好前一陣子有一次聽海濤法師電視弘法時提及,釋迦牟尼佛在世時講述過很多佛法,而其堂弟阿難因為博學強記,所以多能夠將佛陀的教法記載下來或轉述出來,有一次,佛陀跟阿難講著,你倘若將來把我所教的其他佛法或咒語丟失了,我不會怪罪於你,但是你若把〈心經咒〉給丟失了,那我就會責怪你了。由此可見〈心經咒〉的重要性了。
      我自2014614以來,便開始保持只要我在台北家中時,一定每日持誦至少7遍的《心經》,而〈心經咒〉便是最後面的咒語了:「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是很容易朗朗上口的。而我也發現,眾生或新亡的眾生,很需要《心經》的功德力來回向,尤其是我最近的幾次經驗裡,新往生的師長們,他們的身影會一直浮現在我眼前,而我得為他們多持誦幾遍的《心經》來回向,或是直到心中默默祝福他們的在天上逍遙自在,以及祝福他們的家屬子孫所有成員後,我就會解除他們帶給我身體暫時的不舒服了,一旦回向與祝福完成了,我身體也輕鬆起來了。
      前一陣子在板橋的慈瑞佛壇碰到一位釋教的師兄,我跟他提起我更前一陣子去參加陳榮盛道長的功德,在請經(《九幽寶懺》)期間,與人聊天時,卻被煞到差點昏倒與吐了一點之事。後來這位師兄也告訴我,下次再碰到被煞到身體不舒服時,只要念《心經》或〈心經咒〉就可以了。我才知道,原來可以這樣啊!但是我上回並不知曉,只有心中先是懺悔,不斷回向功德與祝福,會的咒語佛號就一直誦唸一陣子,現在也忘了當時唸的是什麼了?
      最近我上網查了一下,「再連結療癒 台灣:超自然X-file」網站有篇文章〈神奇不可思議的《心經》【無上咒】〉,由affter333編輯,文中提到:
 
   《心經》被稱為「經中之經」,「文雖簡略,理極宏深。至圓至頓,最妙最玄。誠為諸佛之師,菩薩之母。六百卷般若之關鍵,一大藏聖教之綱宗。以故自唐至今,聞人名士,每事書持,多有讀至數千萬遍者。須知此經在處,即佛所在。消除災障,致多吉祥。務須恭敬供養,受持讀誦。則度一切苦,成無上道。」(印光法師語)
    一些老修行、老出家人都知道,在遇到一些大的違緣,如地震、海嘯等等時,大家都要念《心經》。佛經中也有記載:以前帝釋天受到魔王波旬的侵害時,就觀想空性,念誦《心經》以度過危難。我們平時隨身攜帶《心經》,或是將其供奉於佛堂,或睡覺時放在頭頂上方,依靠般若空性的力量與加持,所有的惡夢、惡緣等全部可以遣除。《心經》篇幅雖小,卻濃縮了整個般若類經典的精華,受持讀誦此經功德無量無邊。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中介紹:玄奘大師在四川時曾遇一病人, 身瘡臭穢衣服破污。大師憐憫此人,施與衣服飲食,病者乃授大師《般若心經》。大師取經途中,經過一八百餘里之荒漠,逢諸惡鬼奇狀異類繞人前後,雖念觀音不能令去。大師便持誦《般若心經》,諸惡鬼等聞聲皆散。護持大師完成取經偉業者實乃《般若心經》之威神力也。
    《心經》易於唸誦,特別適合初學,自古至今持誦者眾,感應事蹟數不勝數,感應之大之快不可思議!唸誦功德不可思議!《心咒》有咒王之稱,靈驗無比,最上最妙,無能及者,具大威力,能伏一切,不為一切之所降伏!
 
    所以《心經》是集所有六百卷《般若波羅經》的總持,〈心經咒〉也是所謂的心咒,是咒中之王,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倘若我們具有無窮的信心,堅定的修持,日後必定有所感應,這也是慈悲的觀音菩薩的庇佑與賜予,且讓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吧!
 
附記:請參考另篇 李秀娥撰文,〈眾生喜歡聆聽《心經》〉
http://blog.yam.com/hsiehlee/article/76183605


▲千手千眼觀音菩薩(掃描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