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研居宗教民俗研究室

關於部落格
專業從事台灣傳統民俗與宗教文化之研究、記錄與圖文、影像專輯編撰等工作。這裡有研究室成員謝宗榮與李秀娥夫婦多年來研究、記錄台灣傳統宗教與民俗文化之成果,以及靜修心得與生活點滴,歡迎參觀!
研究室電話:02-27998371 ,謝宗榮 e-mail:hcj1960@gmail.com。李秀娥 e-mail: flighty62@gmail.com。
  • 42286

    累積人氣

  • 5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敏感體質者得多做功德回向

 敏感體質者得多做功德回向
 
李秀娥撰文
 
      由於前一陣子友人林長正打電話給外子宗榮,提及最近福州山「三山善社」要做五天法會的小普度,李清榮大哥有幫忙糊一批紙糊的作品過去那裡,長正提醒我們有空的話,可以過去拍照紀錄。後來宗榮選在20141018(星期六)當天下午作鐵觀施食時過去一趟,我們當天更早320PM420 PM,還得先在台北市林安泰古厝參加「新生祝福」活動,那是由台北市政府民政局主辦的,我們夫婦應邀擔任「好命人」,在周歲兒集體分組「抓週」(抓周)時,給予祝福說好話。
      所以等到「新生祝福」活動結束後,我們騎摩托車匆匆趕到鄰近二殯的福州山三山善社時,已近510 PM,巧遇稍早趕到的林長正和吳碧惠夫婦。宗榮原本有耳聞過都是供奉來台福州人的牌位的三山善社,每年都有普度,但每隔12年(逢虎年)會做一場大普度,其餘每年都做小型一點的普度。但是因為都不知道確切時間,所以從未有緣拜訪。幸虧這回長正事先好意告知宗榮,所以宗榮沒有錯過這場小普度。
      記得當時禪和道派的陳炳松道長率領著道眾已在大廳做鐵觀施食,我們也進入供奉祖先牌位的大廳內拍照,之後,宗榮發現外面有動靜,說他們正要請出眾多紙糊祖先坐像要登上法船了。我們便匆匆走出來庭院,這時我發現我的頭突然有一點微微的暈,我仍跟著宗榮走近龍邊邊廳,很高興發現真的做了好多尊的紙糊祖先像,或是超薦的牌位。後來我問了三山善社的人,他們告訴我今年作了170尊祖先像,比較少,都坐同一艘法船。逢上一次虎年大普度時,還曾做到300400尊的祖先像,那時就要做更多艘的法船了。
      記得我步入那間暫放各家紙糊祖先像的邊廳內,頭也是會暫時一陣陣的暈,即使直到紙糊祖先像都被一一捧著登上升僊橋,被送上法船,並在傍晚600多火化後,我依然會在那間邊廳內感到短暫的頭暈,鐵觀施食一直要到630 PM才結束。所以我知道他們還有祖先靈滯留在那裡,宗榮也告訴我,他們隔天還有佛教的法會要誦經呢!
      記得當天晚上我們夫婦返家後,宗榮抽空將當天所拍攝的三山善社的普度照片在FB裡上傳分享,我在1119(星期日)凌晨零時多,便在該條訊息裡回應寫下:「下午快要請出這些祖先像過橋上船前,我頭就開始暈了一下下了。」
      後來有網友許泰英就回應說:「所以 邱小傑不要怕頭暈。」而邱小傑也回應了:「我可不只是會頭暈啊。。。唉」我後來又補充說:「小傑,有這種敏感體質的感應現象的話,最好日常可以多做一點持咒念佛回向功德給無形的眾生,對他們或我們都會比較好一點。這就是促進修行的的因緣啊!」
      後來我在1121時給小傑在FB寫了私訊:「最近從你FB上的訊息,知道你好像卡到陰了。今天下午140 PM我在持咒念佛中,當念到〈準提佛母咒〉時,忽然想到你的情形,還想著我可以將此咒介紹與你時,忽然我全身打了個冷顫,(今天天氣很熱),而且身上寒毛直豎,上半身的寒毛" "的令我全身發麻,一直上到頭頂,頭頂也發麻。我知道有異狀,心中還是回向給附在你身上的冤親債主、無形的眾生等。」
      「我2010年至2011年曾有8個月屢次在夢中被鬼魅糾纏,後來是靠每天的持咒念佛後,還要歷經四個月才化解掉。從此以後,我就保持儘量每天持咒念佛的修持了。我知道這些有緣的無形眾生,好需要功德的回向。我在部落格有寫下相關的文章,請參考一下(筆者按:「祈禱感應」單元〈夢中被鬼魅騷擾誦準提佛母咒解圍〉),不知是否對你的情形有幫助?如果你不反對「佛道雙修」的話。請google一下,即可查到〈準提佛母咒〉。」
      小傑在1122回覆說:「謝謝老師打了這文章跟我分享,神明說我常請八爺,我又一直跑廟,體質變敏感了,常常都粘一些髒東西。」我夜裡再回覆提醒他說:「還好啦!與神佛有緣,這樣也是有修行的命的,只是這種特殊的經歷,只有當事者最清楚其中的甘苦。不要怕沾到不好的東西,只要堅定地抱著"慈悲心"回向功德給他們,他們也會很感恩的,他們會黏過來,其實是在"求助"的啦!這次解決了,還會有下一次,所以我也是因此學習到要持久地、甘心地、耐心地儘量回向功德了。」
      「也祝你早日解決卡到陰的問題。我的親身經驗是,對於修行事,心中不能有一絲一毫偷懶的念頭,我只要心中一偷懶,覺得不回向也沒關係時,當天夜裡睡夢中,就馬上會被那些無形的作弄了。」
      我不好意思探問小傑被無形的鬼魂糾纏的狀態,他究竟會如何不舒服?看他在FB公開的留言裡,顯露出一言難盡的無奈。2008年我還聽過一位在中華民俗藝術金金會的老師,他有位朋友遇幾個鬼糾纏一年了啦!聽說那幾位鬼魂是無論他朋友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無論是在家中,或是到外地睡覺時,依然被整的很慘,甚至會被鬼魂給踹下床呢!
      當時那位老師只好幫友人求助,問問看宗榮的意見,宗榮便建議這得找道長做超薦冤親債主的儀式了。後來因為我們與那位老師沒有聯絡了,不知後來那位朋友的狀況是否改善了?只是我當時也有建議那位老師轉告他朋友,除了找道長處理外,最好那一陣子要先多向誠心信奉的佛菩薩等祈禱庇佑化解冤仇,並多持咒念佛來回向,也可做煙供來回向試試看是否可以化解掉?
      只是當時我本身尚未遇到鬼魂密切糾纏之事,我還是得到2010年,公公真的生重病,我在靈視中看到公公的冤親債主,一位女鬼魂數度出現,甚至我夢中的無形鬼魂的屢次糾纏時,我才真正體會其中真正的滋味,真的是一言難盡的苦楚與困惑不明。
      楊黎明醫師真的很神,觀察我的氣色,主動說著:「妳與地藏王菩薩很有緣。」我才告知我們家中有供奉一尊地藏王菩薩。還好我後來是聽從楊黎明醫師的建議,原來我們家有供奉地藏王菩薩,難怪諸多無形的鬼魂們會等在我們家廁所,他們知道早晚領得到功德。只是楊醫師提醒我:「妳的功德銀行庫存太少了」「妳最好每天都儘量播放《心經》、佛曲等給他們聽」「妳還要多持誦《准提佛母焚修悉地寶懺》」。
      我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楊黎明醫師(一般內科)處就診時,楊醫師還主動又說:「妳與九天玄女很有緣,祂在找妳,有空的話,找住家附近的九天玄女廟去參拜一下。」我說我住內湖靠近大直一帶,他便建議:「那妳可以去山上的九蓮寺參拜一下。」「妳與東嶽大帝也很有緣」「與城隍也很有緣」「我還知道妳與一尊很大尊的濟公也很有緣」「妳與王爺也很有緣」。我只告訴楊醫師,我們夫婦常在廟裡四處跑來跑去的。
      還有一次,楊醫師忽然問我:「妳是一貫道的嗎?」「連一貫道的神明也在找妳」我回說:「沒有,我不是一貫道的,但是我有一陣子在看一貫道的雜誌善書,但是我後來實在看不下去了,有些觀念還是不一樣。」
      我雖然那一陣子繼續在夢中被鬼魂糾纏,還去找大師兄三重明德壇的蘇西明道長超薦鬼魂冤親債主了,我也在靈視中見到有鴨將軍執旗來代表道謝了,但是我回家後依然還是又被其他鬼魂繼續糾纏,加上超度的翌日時,楊醫師也提醒我:「妳的問題還沒完全解決。」所以我才因此體會到不要再外求了,還是回家每天老老實實的持咒念佛了,我在那次之前並沒有那麼精進,而是很散漫的。所以我在那回的經驗裡,繼續每日持咒念佛回向功德四個月後,鬼魂真的暫時停止在夢中繼續頻繁地糾纏我了。
      所以我也因此體會到,為何20多年前有一位在農禪寺上班的師姊,她會親口告訴我們夫婦說,她當時也是碰到被鬼魂糾纏的事,而曾求教於聖嚴法師,而聖嚴法師只告訴她:「妳就專心念佛吧!」當時那師姊講起來,還似乎有點無奈地不能很諒解師父的說法,但是這種苦楚也只好吞下來,畢竟是自己的冤親債主,有因果債得自己還,自己去面對。
      我也是在這回網友邱小傑,遇到自己身體逐漸變成敏感體質,會沾染上無形的,有不舒服的狀態後,我才想起要寫下這一篇的。小傑平日是位台北市的警員,業餘的興趣是參與迎神將,而他是擔任二爺范無救(一般俗稱「八爺」)的「神將腳」。也因為很認真的為神明服務,常到各處廟會跑來跑去的,也熱衷於民俗攝影和錄影,在網路上分享了許多廟會民俗攝影的作品。大概也是他修行的因緣到了一個需要提升的階段了吧!
      所以體質上越來越趨向敏感體質者會遇到的不舒服異狀,剛好我的年紀較長,有些親身經歷可以分享。我想藉此機緣將他的狀態與我的親身經驗,一同說出來,這樣也可以提供給有相同狀況的敏感體質者的一項參考。其實,我在1121持咒念佛中想到小傑所遇到的卡陰問題時,我的身體同時突然全身至頭皮發麻。我趕緊回向給附在他身上的無形眾生,我也心中發願這一陣子會在每日的念《心經》、持咒念佛中,也一起幫他做回向。
      而我連著四天都特別在為小傑的冤親債主、跟在他身邊的無形眾生等做回向,當我念《心經》、持咒念佛中時,每天都會感覺到頭皮發麻,但是頭皮發麻的強度卻越來越小了,所以我知道這些無形的眾生真的是很需要功德回向的。
      持續到了第四日(1024日)時,我在先念《心經》7遍時,忽然發現右腳下端有一穴道會痛,唸完7遍《心經》了,還是痛,此時讓我回想起邱小傑在FB上自稱是任職「腳痛隊」,所以我就緊接著繼續持咒念佛回向給他和他的冤親債主、跟隨他的無形眾生了。等到持咒念佛一半時,我那右腳的痛處就好了,所以我想這突然的腳痛,還是他們來提醒我當天要繼續為他們做功德回向的提醒吧!
      而我在1025日光復節的持咒念佛裡,身體狀況就好了,不再會有那麼明顯的頭皮發麻了,只剩下很微弱的一點點怪怪的。所以我知道他們基本上已獲得他們所急需的功德回向,而且他們相信我會繼續回向給他們一陣子,所以不舒服的強度只剩下很微弱的一點點了。
      所以我會建議有緣修行的人,當產生敏感體質會帶有的不舒服狀態時,真的是有緣的無形眾生,對我們所發出的受苦求助的訊號,請我們一定要正視這問題,但心中不要太害怕,我們只要拿出我們真誠的誠意,甘心、耐心、慈心地回向功德給他們,幫助他們離苦得樂,他們真的會很感激的,就不會再讓我們不舒服了。只是度走一批受苦的無形眾生後,還會有新的受苦眾生來向我們求助,所以這是一條長遠的修行之路,讓我們學習無私地回向功德之路。且讓我們大家一起相互勉勵,一起在各自的生活崗位上,默默地付出、默默地修持吧!
      不要忘了,這是我們在天上打算來到人間投胎前,自己所曾發過的願力。我們必須自己回想起來,找到我們的人生使命!當我們尚未找到人生的真正使命前,則不免心中會若有所失。等到我們逐漸走上我們的人生使命之途時,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是難以形容的,即使身旁的家人難以理解,甚至會因為不明瞭而批評我們。只要我們保持平靜,傾聽內心的直覺,我們終將會克服外在環境的困難與挑戰,愉悅地為我們的人生使命而誠心奉獻。這是我的感受,在此為文與有心修行的人,共同分享一下最近的體會與心得。


▲福州山三山善社每年超薦的紙糊祖先像(謝宗榮攝)

▲三山善社的成員或家屬,依序捧著超薦的紙糊祖先像或牌位登上法船(謝宗榮攝)
▲台北市福州山「三山善社」內供奉著來台福州先人的牌位(謝宗榮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