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研居宗教民俗研究室

關於部落格
專業從事台灣傳統民俗與宗教文化之研究、記錄與圖文、影像專輯編撰等工作。這裡有研究室成員謝宗榮與李秀娥夫婦多年來研究、記錄台灣傳統宗教與民俗文化之成果,以及靜修心得與生活點滴,歡迎參觀!
研究室電話:02-27998371 ,謝宗榮 e-mail:hcj1960@gmail.com。李秀娥 e-mail: flighty62@gmail.com。
  • 391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平凡就是幸福

 

 

 平凡就是幸福
 
李秀娥撰文

 

 
      2014106(星期一)1035 AM當我們夫婦還在睡覺時,附近一位我們常跟他買交趾陶藝術品的老闆H先生打電話來了,電話是宗榮接的,我只聽到宗榮說著:「滴水觀音要送她~藝術麒麟?好,我會告訴她。」我心想大概是H先生吧!宗榮又顧著睡覺,當下並沒有說什麼。等我們睡飽起床後,我再問宗榮:「早上是H先生打來的?」
      宗榮告訴我說:「他說有一尊滴水觀音要送妳,還有藝術麒麟的交趾陶看我們要不要買?他打算星期四要搬了。」我才知原來H先生還沒搬走啊!上回他已陸續跟我們講過幾次他想搬到台中去住,台北內湖的房子要賣掉,所以店裡的那些交趾陶藝品、水晶玻璃、琉璃等藝品要儘量便宜賣,他幾乎是虧本在清倉的,以前都是他跟人家吃下來的,所以他投注了許多現金在這些工藝品上。
      有賣掉一些,他就可以回本一些,沒賣掉的,他就得吃老本。還好他一直有在做大批錦盒製作的生意,所以生活還可以,前幾年他們夫婦還兼做便當生意,一個50元,利潤還不錯,但是他太太卻忙得身體一直瘦下來,他們看看這樣忙下去,他身體可以承受,他的太太恐怕不行,便當生意就收起來。洪太太也是C師姊,許多年來加入某個趨近佛教的慈善團體,成為勸募善款的委員。
      原本我們對門3樓有位J師姊也是同一慈善團體的委員,自J師姊租屋在我們同一棟樓後,J師姊便主動來向宗榮勸募善款,後來我們有一陣子也固定每月繳交100200元的善款給J師姊,J師姊偶爾也會送我們一些人家送她的蔬菜。觀察一陣子以後,我就不想再給J師姊收善款了,因為他們夫婦常把摩托車,停在緊鄰樓下大門的門口,即使對面山坡旁還有空位也一樣,甚至有時候很過份,只留下一人可以通過的狹窄空間而已,還是硬要停她的摩托車。
      我們夫婦常想著,照他們這樣的停車行徑,難怪他們要參加這種知名的大型慈善單位了,他們可能以為這樣比較可以快速上天堂吧!殊不知在日常的行事做人上更要謹慎與體諒才行的。所以後來我就告知J師姊,我要把善款轉交給附近我們常跟他們買藝品的C師姊了。
      我們這樣交善款一陣子後,後來因為我比較有在聽海濤法師的電視弘法了,我也比較認同海濤法師的佛法教導,受益良多,所以我又告知C師姊,我要暫停捐給她們慈善單位的善款了,我想轉給海濤法師的生命文化基金會或是中華護生協會,因為我向來主張不要把善款只固定捐給同一單位,這樣對其他也需要善款的慈善單位不公平,我們也照顧不來,應該公平一點的分配,有時候捐那裡,有時候換捐另一單位,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也因此因緣,我比較有在接觸H先生和C師姊夫婦,常到他們藝品店裡,有時候有年輕朋友要結婚時,宗榮和我也會去跟H先生買結婚禮品來送。有時候他們有空時,就會聊上一兩句,偶爾我看上有緣的佛像雕塑藝品,便也會買回來。有時候在等候時,我就簡單地瀏覽欣賞一下他們店裡的這些藝術品。所以那一小尊虛雲長老的塑像,我好似就是在那一陣子看到的。哪知20146月時H先生卻還記得,便主動說要送我那尊相美莊嚴的虛雲長老了。不過他也希望我們可以多跟他買些交趾陶的藝品,因為他知道宗榮比較欣賞交趾陶的藝術性。
      雖然隨著官方的採購送禮的方向的轉變,H先生的生意也會受到影響,他說以前在國民黨執政的時代,尤其是李登輝擔任總統時,他生意很好做,那時流行送交趾陶給外賓。後來換成陳水扁總統執政後,官方在採購禮品上,變得沒有以前那麼大方了,要求的比較嚴格。而且也逐漸從送外賓交趾陶的方向轉成送琉璃藝品了。許多交趾陶師傅生活不下去,或是返回廟宇裝飾的工作,或是又只好轉做琉璃藝品了。後來馬英九總統執政了,又從送外賓琉璃轉成送法藍磁,所以琉璃工藝又沒有那麼吃香了。
      雖然官方送禮的方向會隨著執政團隊的更迭一直在轉變,宗榮還是始終如一,鍾愛於台灣本土的交趾陶藝術的欣賞,他也說要以行動實際支持本土的工藝師。我們家只有單層而已,其實已經堆了太多書及雜物了,但是宗榮和我在生活裡,我們長年茹素,平日不會像一般人,有空就四處找什麼美味的餐廳享受一番、或是熱衷出國旅遊,宗榮常覺得吃再貴再好吃的東西,最後還是拉出來,所以把錢花在吃、玩的享樂的,是最不划算的。有錢,他寧願拿來買些美好的交趾陶藝術品,還可以裝飾生活的家,在充滿藝術美的環境裡,生活著、工作著,是很愉快的。
      這點我與宗榮也是一致的看法,記得以前我在碩士班的研究所階段,因為與父親理念不合,感到生活痛苦,我留書離家出走了,而在外流浪時,有一度和中研院民族所的幾位女助理同事,一同租屋在汐止弘道街。有一回有位女同事進入我臥房和我說著話,忽然望見我身旁一張矮茶几上有一只紅磚色陶壺的工藝品。
      而問我:「妳那個哪裡來的?」我回說:「前一陣子去台大上課時,我在路邊看它很漂亮,所以就把它買回來了。」女同事很驚訝地說著:「要是我,只要我還在外面租房子的話,我就不會買這些裝飾的東西回來,除非是我自己的家我才會買回家。」我一聽,心裡也有點驚訝,想著有什麼關係啊?即使是租房子,也可以讓自己生活在很愉快的環境裡啊!
      所以那幾年我還在外面流浪時,我有一把南管琵琶,名為「雪花飛」;一支曲笛,一只紅磚色的陶壺、一只名為「忘塵」的陶製煙灰缸。我不抽煙,所以那只「忘塵」的煙灰缸,被我拿來養地瓜葉,現在則是養黃金葛。它們長年地伴隨著我,隨我在外飄盪,而今仍隨我結婚後,落腳於台北內湖的家中。以前我還單身時,時常把玩著南管琵琶和曲笛,等到結婚後,就很少再摸這些樂器了,畢竟知道自己不擅長音律,也是疏懶吧!
      但是對於美的事物的欣賞從未改變過,所以我們夫婦結婚滿25年以來,也累積了一些交趾陶、年畫、刺繡品等的工藝品,宗榮也把它們懸掛在家裡牆面上,所以有些朋友初到我們家時,都會被我們家琳瑯滿目的民俗藝術工藝品給吸引住,而會說著:「你們家好像歷史博物館喔!」或是「你們家好像茶藝館喔!」哈哈!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沒事時,很喜歡待在家裡的原因了。
      所以當2014106(星期一)H先生又打電話來,想要銷掉他剩下的幾件交趾陶時,宗榮和我還是不免會心動的原因了,因為他收的有許多是以前早就收買下來的老件了,現在交趾陶藝品已沒有那麼盛行了,他現在有些也幾乎比半價還低一點的在賣,想多少換點現金回來。
      加上H先生又要送我一尊滴水觀音,我不去一趟也不行,宗榮當天晚上要去輔大進修部給宗教系的學生上課,我得幫他準備晚餐的便當,讓他帶去學校吃,我打算送宗榮出門後,再去找H先生。宗榮跟我提:「好吧!妳就去看看吧!看有什麼就把它買回來吧!」我後來跟H先生約好傍晚540 PM過去他店裡找他。
      後來在H先生店裡,我看到他說要送我的那尊滴水觀音了,這我以前都沒注意到,等到我當天請回家後,仔細欣賞一下,發現祂法相莊嚴,好纖瘦、好修長的滴水觀音喔!後來我找時間丈量一下,高33 CM,寬7.5CM,陶製材質,做工很精細。真感恩H先生的割愛,翌日,H先生才告訴我這尊觀音他已收藏30年了,以前有人要跟他買,他都不賣,他說他是很惜情的人,而今他卻願意將這觀音轉送給我。
      他說看我是否願意買下他找出來的四件交趾陶藝品,原來他在電話中說的藝術麒麟有兩件,一件大一點,一件小一點,都是「陶光」「智廬」「林俊亨」製作的,但是他當時以為是林智信的作品,我當時只看得出不是寫林智信,而知是「陶光」、「智○」、「林○○」的落款。後來我跟H先生講,沒關係,我再上網查一下,可以查「陶光」,應該查得出來是誰的作品?其實,倘若宗榮有在場,他就會看得出來是「智廬藝術中心」的作品了,我在尚不確定前即已同意買下來。翌日(107日)上午H先生送來後,宗榮看到實物了,說這不是麒麟,兩件各是「龍馬負河圖」、「龍馬負洛書」,我也是上網後,才知我買下來的也是林智信老師監製,林俊亨執行製作的作品。
      另外兩件交趾陶藝品,一是葉星佑老師的「鳥語花香」,上面有兩隻漂亮的小鳥停在梅枝上對鳴,我很欣賞這一件,覺得做得很美,我後來把它掛在我床邊的牆面上,睡覺時可以就近欣賞了;另一件是呂建勳老師製作的一只花瓶,也很好看。
      此外,H先生為了清倉在即,主動又送了六件藝品給我們,交趾陶四件:有劍獅掛飾一件、舖首啣環一件、圓滿金豬一件、花開富貴一件。兩件乾唐軒的唐三彩:一是富貴萬代(麒麟),一是年年有餘(魚)。
      後來H先生又要我有空去他店裡一趟,看一下別的東西,我後來便抽空再過去一趟。H先生話匣子一開,跟我講了他做生意的經歷,他說以前他和朋友先是合夥做家庭式Casino賭具的生意,一組賭具外銷,當初可以賣20多元的美金,當年生意作的嚇嚇叫,賺了許多錢。後來,沒幾年,就被中國的工廠取代,一組賣16美金,這樣的訂單就把台灣的他們給打趴了,業績一落千丈,後來才轉而從事錦盒製作、交趾陶藝品送禮等的生意,但是他以前看人家玩股票賺錢時,也忍不住同時玩起這種投機性的金錢遊戲。
      我知他後來股票虧大了時,我問他:「你有沒有虧到上千萬?」結果他竟然說:「什麼上千萬?那只能算是如尾指般的,我總共虧了~應該有上億吧!」我這一聽可咋舌了,說:「虧那麼多啊!你果然是有錢人,我就想你以前應該有賺到錢啊!」
      結果他才又說:「時機正好時,我光是一天,一部約300多萬的賓士,我就可以賺進3部了。」我一聽,這不是一天就賺進上千萬了嗎?他還說他以前手頭寬裕時,生活很享受,時常帶著一家妻小去吃遍各大餐館,吃到已經不知道當天要吃什麼了。他自己也喃喃地說:「過這樣的生活,怎麼會好?一點都不好。」「而且那種狀態會讓人如瘋狂般投入的玩股票,很難控制的,不知什麼時候該踩煞車?」
      我笑著跟H先生講:「我媽媽以前做個小本生意而已,看人家玩股票在賺錢,自己不賺好像很可惜,結果拿房子去抵押借款的玩,玩到輸了700萬,每月利息要繳7萬,實在負擔不起,最後只好賣房子,另外買屋了。」我再問:「馬總統當選那一年(2008)你有沒有賠到錢?」他說:「到那時早已賠光了,以前在李登輝當總統時代,我賺了很多錢,到了阿扁的時代,尤其是到他快卸任前的末期,我就已經快賠光了。」「我賠到連小琉球的祖產,許多筆土地都賣掉了,光是那些土地就有30004000萬的價值了。」「這我從來沒提過,我很少跟人家講我玩股票玩到連祖產都賠掉了。」「所以有時候小孩還會埋怨,說我把自己賺的錢賠光就算了,竟然連阿公和祖先留下來的財產也一起賠光了!」
      他又轉述說他兒子說過:「有一位兒子同學的爸媽都是日立的員工,兩人都很保守,有錢就投資買房子,不玩股票,結果人家現在竟然累積到可以擁有四、五間房子,可以收租,他同學生活很輕鬆,不用怎麼拼命工作,就可以過很好的生活了。」
      我聽後就很慎重地跟他講:「我先生和我從來不買賣股票,我們也不買彩券、樂透,我們從來不相信投機的錢,我們只相信實實在在付出努力賺來的錢。」H先生一聽也感嘆地說著:「這就是上人(證嚴法師)在說的:『平凡就是福』、『平安就是福』。」「但是有時候這說起來很容易,但要很平凡的過生活,對有些人來說卻很難做到。」「我雖然曾經風光過,但是拼到現在,想想還是一場空。」
      這我能理解,我後來告訴他:「不過你雖然歷經這樣的起落,你也有你生命經歷的收獲啊!」H先生是我認識的人裡面,玩股票玩最大的了,也是輸了上億的大股民,這就是熱衷金錢遊戲的下場啊!
      我和宗榮其實也擁有一點股票,以前我年輕時,曾在國泰人壽工作過一短暫時間,獲得了幾支畸零股的配股,我從來沒動它,就放著隨它去吧!而宗榮也是直到今年才擁有股票,那是公公過世後,繼承來的,屬於謝德良興業股份公司的股票,小叔說他與祠堂的人都不熟,主張讓宗榮來繼承公公的股份。所以我們還是一本初衷,根本不會去玩股票的。
      後來,因為H先生1130 AM得出門了,我想想也聊的差不多了,在1125 AM時,我便提醒他該出門時間快到了,我也告辭了。等到我順便去雜貨店買了板豆腐返家後,宗榮躺在床上發現我終於回來了,還帶點微詞地說:「怎麼去那麼久?」我就笑著說:「我聽H先生講他的人生故事啊!」
      H先生打算賣內湖的房子了,但是錦盒工廠租在社子,他另外在內湖路一段91巷租了房子,已經搬過去住了,現在就等著一位想買他房子的好朋友的消息了,但是這位朋友去了中國大陸做生意,可能11月選舉時會回來,他答應要賣房子時一定要給那位朋友知道,雖然目前也有兩三位買家在和他談他的房子。他以前原本打算搬到台中去住,後來因為小女兒還在念高二,課業還未完成,所以台中的房子先租人收房租,預計五、六年後,才有辦法搬到台中住。
      我也不知道,以後我還會不會有機會再與H先生聊一聊,至少我107日上午,我是耐心地聽他講他的非凡人生的。想要做生意賺大錢的人,或熱衷追逐金錢遊戲的人,生命往往較易走的起起落落的,有賭徒的心態的人,往往很想海撈一筆,不用工作的那麼辛苦,又只賺那麼一點點。
      這也讓我回想起1990年前後,全民瘋股票的那個年代,宗榮當時任職宜蘭市團管區,我也和宗榮搬去宜蘭暫居一陣子,那時連小麵店的老闆娘,臨中午時,一邊煮客人要的麵,一邊眼睛還不忘盯著電視上的股票指數瞧。那一幕讓我印象很深刻,大家那時真的想賺錢想瘋了,我們娘家的父母、兄弟姊妹、嫂嫂、姊夫等,無一不玩股票,連在國中擔任教職的小妹、妹婿也都玩下去了。
      只有宗榮和我沒有在玩股票,猶記得大姊還曾打電話來跟我遊說:「妳如果手邊有點錢,例如拿個伍萬元來,可以交給姊夫幫你玩股票,獲利很高的。」我心想我怎麼有那種閒錢,就算我有這種錢,我也不會想拿來玩股票,所以我沒理會我大姊的提議。
      之後,過了幾年,慢慢地就聽到,姊夫原本的正職裝潢設計,不太認真做了,那一陣子兼著玩期貨,慫恿大姊投資他玩,不夠的錢又要大姊再墊,因為不甘心就這樣損失既有的錢,所以又繼續投資下去。等到他們生下兩個漂亮的女兒後,數年的婚姻也告吹了,臨離婚簽字時,姊夫還跟大姊講:「我欠妳的289萬,我是不會還妳的,我也沒有能力還。」就這樣,一場金錢遊戲,一場空。
      有一回我搭小妹和妹夫的便車時,擔任國中教職的小妹就跟我提議:「姊,基金獲利很高耶,妳如果有點閒錢,可以去買基金喔!」我依然不予理會這種投機的金錢遊戲。再過幾年後,我們開始聽到有位女性友人婚後拿父母給她的上百萬定存錢,去改買基金的,連當記者朋友的也一起玩下去,都虧損了,一問起來,只能哀哀地說著:「甭提了」。有一回我遇到小妹時,再問小妹:「妳以前買的基金狀況呢?」這下換她也是一副「甭提了」,又是一場金錢遊戲,一場空。
      有時看著自己的家人、長輩因為玩股票、期貨、基金的相繼虧損,甚至落得要賣房他遷,之後也有認識的朋友,也是玩股票玩到輸了400500萬,後來他們倒是說了,早知道當初不要玩股票,把那些錢拿來直接買房子也會升值,也會有賺,就不會這樣一下子全都沒了。H先生也是這樣,自認當時「億來億去的」,極盡輝煌與風光、浮奢的享樂,拼到尾來還是一場空。
      人生就是這樣,「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對於累積金錢與財富的貪戀與執著,也需要付出學習的功課與代價的。或許宗榮和我在某個前世裡,我們也曾像別人這樣追逐金錢,也曾在追逐的路程裡迷失過,但是我知道,這應該是我們早已學過的功課了,所以這一世,我們夫婦自然地不會受這種投機性的金錢遊戲所迷惑吧!
      這回我們拿到H先生送來的這批交趾陶和唐三彩的藝品後,宗榮稍微整理一下,有的又繼續堆疊在客廳一隅了,只有我先將那尊修長的滴水觀音找了個位置安置好,H先生剛送我的那一天,他沒有多講,直到翌日(107日)我又去他店裡看那批水晶藝品時,他才跟我講這尊滴水觀音他收藏了三十年,人家要買,他都捨不得賣之事。我也跟他講,我跟觀音很有緣,年輕時候,只要我心裡有什麼困難,需要祈求的,我都自然地會呼請「觀世音菩薩」或是「大慈大悲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
      而這尊修長的觀音,也與我以前找陳勝英醫師做催眠治療時,所見到的白衣大士般纖瘦,當時菩薩浮在半空中,側著頭看著我,交代我一點事情,看起來好美好美。最近幾個月以來,我在台北家中時,我會每天持誦714遍,或是21遍的《心經》,不一定,得看眾生的實際需要。
      我也沒想到,之前在617時,H先生鼓勵我們夫婦再跟他多買一些交趾陶藝品時,就主動說要送我那小尊的虛雲長老的塑像,當天又說若我們願意的話,也將那尊很大尊的淨瓶觀音也送我們好了,那是呂建勳老師製作的交趾陶,高80 CM,寬55 CM,因為太大尊了,有些人家裡也擺不下。宗榮和我看後,也同意請回家了,因為放在H先生店裡,他也是很困擾,有人願意收,他也會很高興,菩薩又不能隨隨便便就送人的,我們家裡神桌上的那尊銅鑄自在觀音,就是我許多年前在H先生店裡看上,而請回家供奉在神桌上的。
      之前在614時,是H先生來電要送我虛雲長老的塑像,也鼓勵我們夫婦再去他店裡選看有沒有喜歡的交趾陶,而某位師長也是同一天傳出騎車中風跌倒住院之時,我也是在當天夜裡才開始每天持誦《心經》712遍,來回向給這位師長。沒想到,才過沒幾天(617),我們就又被贈與一尊呂建勳老師製作的大尊淨瓶觀音了,呵呵,持誦《心經》的功德力,真真不可思議!而那位師長後來也在醫護人員的悉心照顧下、眾人的誠心祈禱下,順利出院了。
      我在十多年前,也曾被李豐楙教授贈與一尊小巧的木雕觀音,小觀音僅高8 CM,若連整個蓮座與荷葉頂蓋的話,則高22 CM,這是我的第一尊觀音,而後我自己再向H先生請回來一尊銅鑄觀音。以前也沒想太多,至今則發現,隨著年歲的增長,來到虛歲54了,竟然會在今年裡就被先後獲贈兩尊一大一小的淨瓶觀音了。這對我而言,簡直是生命裡的重大奇蹟,彷彿來自上天慈悲賜予的禮物,真是令人驚喜。也感恩H先生的不棄,願意將他收藏多年的兩尊觀音菩薩轉贈與我們夫婦了。
      到了109日下午,我在持咒時,忽然想起來那件H先生所送的乾唐軒「富貴萬代」麒麟瑞獸的唐三彩,H先生說這件可惜一點,以前上膠時沾到了,所以H先生只好把沾到黏膠之處用刀片給刮掉了,但是因此襯底的深藍色絨布面有了瑕疵,所以也無法賣出去,他就乾脆又轉贈給我們夫婦了。
      持咒完成後,我仔細看一下,便拿藍色的簽字筆給刮掉之處,上點色,讓它看起來不會那麼明顯。我後來祈禱著,希望宗榮有空時,儘快把它找個適當的位置來安置它,不要繼續放在客廳的紅木桌下的空隙,因為這件「富貴萬代」很大一件,連邊框長42.5CM,寬100 CM,需橫著掛。我怕我走路時不小心會踢到它,讓它受損。所以跟宗榮提醒,請他趁有空時,把它找個地方張掛起來吧!
      後來宗榮真的起身環顧客廳一遭,量了橫樑等部位,發現「富貴萬代」會超過橫樑的下緣太多,後來他發現原本吊著小八仙彩那面牆似乎可以,宗榮在小八仙彩下方正好張掛著已故素人畫家余丞堯老先生的作品,那是在漢唐樂府陳美娥兄妹的鼓吹下,余老先生所送給我們夫婦的結婚賀禮——中堂書法對聯三件。當宗榮丈量好要釘著「富貴萬代」的掛鉤位置,正準備要釘上掛鉤時,我突然腹部痛了一下。
      我本驚訝地想著:「喲!怎麼肚子痛了,會是經痛嗎?不過痛的位置不是經痛啊!」我忽然聯想到孕婦懷孕時,家人不能隨便釘釘子的禁忌,以免沖犯胎神,導致胎兒有問題。所以當我意會到此點時,我笑著一邊摀著剛剛還在發疼的肚子,一邊心裡想著:「請胎神或附在牆後面的靈,趕快離開這牆面的位置,宗榮快要釘釘子了。」
      我並開口笑對宗榮說:「啊!你動到胎神了啦!」宗榮馬上停住手中的鐵鎚,回頭疑惑地說著:「什麼胎神?」我又跟他講:「我剛剛肚子突然痛了一下,你要釘釘子了,有動到胎神啦!要請祂們離開一下啦!」宗榮也趕快補說著:「快走!」並把手上鐵鎚輕輕一揮,後來就繼續釘掛鉤了,這樣講後,就真的沒事了,我肚子也不再發疼了。
      我後來不免搖頭笑著,原來還真的有胎神的靈呢!祂們會隨意停在喜歡的牆上或部位,當我們要在牆上釘釘子時,真的要心裡先請祂們離開一下下,才不會冲犯祂們,也影響到有敏感體質的人或母體內的胎兒,讓他們感到不舒服呢!這件小插曲讓我也覺得很有趣,我以前從來不知道,雖然聽說過是有胎神這麼一回事。哈哈!這是我頭一次感覺到胎神的存在的,雖然我這把年紀,根本已沒機會懷孕了。
      等到1011日深夜,我本想著我的長髮辮子,留到即臀了,騎摩托車時,快要坐到髮尾了,有點不方便,我得找個吉日請宗榮幫我修短一點。所以我當夜一翻農民曆,是中國嗣漢張天師府贈送的,看來當夜不宜剪髮。忽然這時我想到前天109日我們要釘釘子,好似動到胎神,讓我肚子微微痛一下之事,我才對照當天的農民曆,看胎神占方,結果胎神當天是占「房床廁外東北」,心裡想著那面牆應該不是胎神的東北方啊?
      我再往上看還有另一項是每日喜神、財神方位,當天正好是「東南、正南」。我問宗榮:「那面釘著富貴萬代的牆面是哪一方?」宗榮回說:「南方、正南方。」喔!原來那天要釘釘子時,不是冲犯到胎神,而是沖犯到正南方的財神的方位,加上那面牆宗榮原本懸掛著小八仙彩,所以恐怕牆面背後有附著一點靈氣在的,所以我們要釘釘子時,真的得禮貌性地請附在那裡的靈先閃避一下,不要被釘子傷到了。真真有趣!古老的禁忌、古老的體貼心。
      感謝H先生忍痛割愛,贈與了我們陶製虛雲長老、交趾陶淨瓶觀音、收藏30年的陶製滴水觀音等,我只能心裡感恩著上天的慈悲賜予,並在最近這一陣子,每日的持咒念佛、念心經的回向中,時常多為H先生和C師姊夫婦祈禱,祝福他們夫妻恩愛,幸福美滿、事業興旺、身體康泰,三位孩子聰明伶俐、將來作個對國家社會有貢獻的好青年了。

 

                                         

 ▲呂建勳老師交趾陶作品淨瓶觀音(謝宗榮攝)

 

                                          

▲陶製滴水觀音(李秀娥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